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玄幻魔法 -> 深渊归途

正文 85 投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陆凝最终还是杀死了康斯坦丁。

    即使他已寻回了部分神智,但陆凝依然能看得出如今康斯坦丁状态的不稳定性。或许一两个月之内他不会造成太多破坏,可假以时日,他又会成为这本就多灾多难的大陆上的一个祸端。

    于是,她将一方深空套上了康斯坦丁的脖子,终结了他这畸形的生命。

    死星给出了一个预言,不过这个死星的预言不过是以康斯坦丁的视角所能得到的回响,若是陆凝自己去问,肯定会有个不同的答案。

    “算了吧。”

    询问死星绝对是个馊主意,无论它活着还是死了,陆凝都知道自己一定得不到一个标准答案。死星的回答虽然确实会是正确答案,可是解读它的言语比解读集散地的任务费劲多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另一件事。”

    和克莉丝汀通话后,她就知道目前的局面倒还没有严重到无法抵抗的地步。荣光剪影的时间还没到,前文明的军队依然不能完成完全的降临。而这个世界的军队则在游客的协助下全力发展,一时顶住倒是没什么问题。

    另一个隐患,则是正在攀登“登星之阶”的库卡什。

    在走向世界之外的空间时,她所看到的登星之阶是个相当可疑的东西,死星能够把这东西展现在她眼前,唯一能够关联的目标也就是库卡什了。

    她猜不出来死星的暗示,不过解答大概就在库卡什的身上,再加上这个时候库卡什还去了新树影城,肯定是有一些特殊目的的。教官的本领她完全不敢小看,哪怕是摩卡摩那个被她击败的教官也仅仅是击败而已,如果最后摩卡摩通过灵魂脱离的方式离开时没有库卡什截下,她一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对付一个秘术使的灵魂。

    换成教官之间的话,这就更是一个难以估测的结果。新树影城的两位教官她只见到了一个,也不清楚库卡什到底以什么为目标。但他们绝对不会放着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势力受到库卡什的破坏——看看凯恩要塞的结局吧。

    “我是不是应该过去……”

    但就算过去,她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就算她能够通过时间的痕迹找到库卡什的大致方位,也能够通过空间的操作快速转移到新树影城。然而仅凭这两项,她还不够去击败库卡什。

    她知道库卡什击败了伊莱莎。

    摆弄时间与空间,这在伊莱莎的宴会大厅之内,同样是能够做到的事情。然而库卡什依然能够突破——登星之阶能够引导死星的力量,在这个场景里,力量的层级上能达到死星那个水准的太少了。

    “不对。”

    在陆凝眼中呈现的时间出现了裂痕。

    数个不同的结果出现在她的眼中,而每一个结果都指向了失利。

    这个能力的应用太模糊了,它不过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时间被调整过许多次之后,陆凝通过“返祖”而获得的多线观察能力,并不是真正的预知。即使陆凝很擅长使用各种能力辅助作战,她也不太容易使用这一个。

    里面的无用信息太多了。

    =

    战争是多点爆发的,就算新树影城也不例外。莱斯特不得不从幕后走到台前,也开始插手精灵之间的一些事务。以他的能力,敦促精灵这个不怎么团结的集体尽快拧成一股绳还是可以办到的,可也只是到能够共御外敌的程度而已。

    在短期内根本别想让精灵们完全认同到一起,比其他种族多了一段的生命就意味着他们各个族群之间积年的烂账比别的种族多了不止一倍。更麻烦的是,这些精灵们偏偏还都是很能打的那个类型,相比于别的种族来说,活下来的这一批之间的问题更多。

    多亏他们带领的学员们都比较有能力。

    图拉昂恪守着比较板正的行事作风,罗莎琳心思细腻,总能提前做出足够的预案。沈渡在调节各个族群之间关系的事情上花费了很多心血,给他帮了不少忙,还有柳德米拉……她的巡猎,已经持续了半年。

    话又说回来,精灵不愧是一个战争种族,内战打得很激烈,外战打起来也同样一点都不怯战。“荣光剪影”带来的军团攻势被精灵抵挡住了,靠着从历史中挖出来的那些知识、装备和技术。

    “一枚天球坠毁了。”一个精灵从窗外飘进来,发出了艾露的声音,“十九队的人已经过去,在它消散之前,应该会回传一份分析资料回来,我们可以推断它属于那一片历史。”

    “这是第十二个。”

    莱斯特捏了捏眉心。“天球”就是精灵对出现在空中的各种兵工厂的称谓,而至今为止,精灵们已经击落了十二个天球。

    威力巨大的对空武器设计来自于凌日,而一些关键材料则是从晨庚交易到的原材料,幻灵族的网络已经在东大陆铺开,唯独新树影城因为精灵本身的固执拒绝了这目前最便利的通讯网。

    莱斯特能够感觉到,靠他挖掘历史得到的传承给新树影城带来的变化已经快要来到极限,这里不像那两个组织一样还在蓬勃发展,它已经先一步走到了极限。

    “艾露,你现在在哪里?”

    “我?有两支新的小队成立了,我正在给他们准备配发的装备。”艾露温和地说,“你怎么了?我听你的声音,感觉你有点累?”

    “我还好,如果我需要,可以十几天都不觉得累。”

    “可战争已经开始好几个月了,莱斯特。你是否还是在回忆那一次失败?”

    “失败?不……我真正认知到了我和顶尖五阶之间的差距。正义不是那么好践行的东西,哪怕是宇文斌这种中立派,当他一定要做到某件事的时候,我也很难阻止。”

    “所以你还是在纠结这件事。”

    “我必须考虑,毕竟,宇文斌之外,还有一个君影……我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印象,可柳德米拉已经见证过她那邪恶的灵光。”

    “莱斯特,放在眼前。徽晨骑士应当守望晨光升起,而不是追逐邪恶而猎。”

    “你说得对,艾露。”

    莱斯特慢慢呼出一口气。

    “我可能考虑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都忘记了自己的位置。我们还得给那几个学员一些自信啊。”

    “说到学员,柳德米拉今天送回来的猎获你得去领一下,能处理猎获的只有你我,而显然我现在没空。”艾露说。

    莱斯特笑着应了一句,然后起身走出了门。

    柳德米拉同样是被刺激了的那个,她在那场战斗中完全无法插手,她看到了宇文斌的手段,如果不是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宇文斌退去了,她恐怕也无法幸免。

    究竟要如何打赢那样的对手?连莱斯特都没有答案,柳德米拉估计就更迷惘了,何况还有另一个恐怖的威胁。

    在这样的动力下,柳德米拉回到新树影城后,便开始了一场“巡猎”。

    前文明的士兵,是最好的试炼对手。柳德米拉杀死他们,然后将这些死去的士兵身上的装备细节拓印下来寄回新树影城。她熟悉他们的战术、装备、力量,然后学习。

    而能够辨认柳德米拉发送回来的那些东西的,就是莱斯特了。毕竟这些士兵死亡之后就会消失,时间不算很长,柳德米拉能够回传的大部分资料都是残缺的,也只有莱斯特和艾露的经验足以将这些装备应用技术的正确思路分辨出来。

    他来到接收站,将这两天储存起来的资料全部印制出来。每次都是厚厚一沓纸张,柳德米拉尽可能做到了事无巨细。

    莱斯特对守着这里的精灵点了点头,然后拿着这些资料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份资料里有三个不同的装备,莱斯特给沈渡发了个消息,进来的解析工作他已经开始教沈渡学习了,估计要不了多久,沈渡就能够接手绝大部分工作。毕竟有了技术蓝本之后,解析其中应用的方式还是有迹可循的。

    不过,在他一遍粗略浏览一边等沈渡过来的时候,忽然在资料当中看到了一张突兀的资料。

    有人将它塞进了柳德米拉回传的东西中。

    什么人能突破他们考古出来的前文明通讯器,把一份信息植入到里面储存的资料当中?这玩意的工作原理可不是常规的电子信息编码,里面混合的魔法技术可是一个现在的原生种族们根本没办法破解的谜团。莱斯特敢说整个新树影城里面能够做到这件事的除了他和艾露之外没有第三个人。

    可这信并不是艾露的口吻,她也根本不需要做这件事。

    【致尊敬的徽晨骑士:

    请原谅我不能,或者更谦虚地说,是不敢出现在您的面前。您背后的光辉令人敬畏,我毫不怀疑,一旦我出现在您的面前,就会立即被您所处决。

    但我认为,相比于我这样微不足道的邪恶,还有一个更加强大,更加值得您的光辉去消融的邪恶。我相信,您上次的退去只是暂时的,您需要足够的罪证,以确认自己的审判是正确的。

    恰好,我对此略知一二,我可以发誓,在我对她,对“君影”那微不足道的了解当中,以下的言语都是真实的。】

    这是一封将“包藏祸心”明明白白写出来的信件。

    然而,它对于莱斯特却是最有效的。

    如果是平时,只是文字的描述并不足以让“徽晨峰顶”的强制力量影响莱斯特,徽晨骑士的正义执行也是要经过审查与判定的,正如信上所说,他需要“取证”,最直接的就是用“侦测邪恶”之类的法术亲眼看到。

    但这次,信上的证据下方,有一个印章,它是一团纯粹的法术构型,不具备这个世界的法术含义,它只有一个确切的,不容置疑的权威效应。

    死星见证,以上内容均为真实。

    来自徽晨的咒缚在他看到那个印章的瞬间就生效了,莱斯特猛然起身,而此时,沈渡也正好推门进来。

    “教官?”沈渡疑惑。

    “我需要离开一趟。”莱斯特的手指从印记上缓缓擦过,徽晨峰顶的效果在他掌心蔓延开,连同接收器之内,所有与这个信息一致的概念当中含有印章的部分全部被魔法所烧去。

    “离开?现在?教官,您……”

    “沈渡,将这个交给艾露,她会明白,也会告诉你们。”莱斯特将抹去印章的那张纸交给了沈渡,“这一次恐怕很危险,你要通知艾露,有个威胁来到了我们这里,应该是死星的信徒。”

    “我明白了。”沈渡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将那张纸接过,“我会通知立即开启防护层……”

    “不,防护层恐怕没用。先告知艾露,我恐怕无法留在这里太久。”

    光华出现在莱斯特的掌心,开始化为装备的模样。

    “还有一件事,告知艾露之后,立即执行。通知工程队伍,所有新树影城周边的中继塔工程,立刻停止,所有已建立好的中继塔,立即进行拆除,记住,里面所有的法术构型和发生器、魔法阵,全部销毁。”

    “明白。”

    沈渡立刻转身冲出门,没有一丝犹豫。莱斯特欣慰地笑了笑,随即,他便感受到了徽晨峰顶传来的重压。

    这是一个庞大到他根本无法抵抗自己“宣誓”效果的邪恶,他甚至都没有办法进行更多安排,就飞上了天空。

    这次,他不需要如同上一次一般,小心地穿过晨庚的领地。徽晨的金光载着他如同流星一般穿过天际,自晌午启程后,不过是一天一夜,他就已经望见了远方那泛开光辉的城市。

    同时,一个目光投向了他。

    君影看到了他的到来,也对,如此浩大的声势,她怎么可能看不到?毕竟这一路上,可是遍布着她铺开的中继塔。

    莱斯特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比他此前遇到过的任何一次邪恶,以及任何一个场景中的大战都要令人窒息。她的目光平静,仿佛对此早有预料。在莱斯特自己的“侦测邪恶”之中,那红得发黑的邪恶之中,他根本无法数清楚有多少哀嚎。

    天空上,一颗翠绿的星亮起。他听到了一个如同在送行的声音。

    【第三个灵魂受到了呼唤,并非最后,却贯彻始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