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玄幻魔法 -> 正义的使命

正文 第1847章 退无可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一个是碧之省委书记蒋兆俊,另一个是东河省委书记龚玉尚。

    蒋兆俊在前,龚玉尚陪伴在侧亦步亦趋。

    这是二人身份地位所决定的。

    毕竟,蒋兆俊兼任局委,已经步入大领导行列。

    而龚玉尚不过是普通的省委书记。

    差了半格,却差之千里,不在一个段位上。

    由此也可以看出,蒋兆俊和龚玉尚能够参加今晚王铭宏的生日宴,脑门上早就镌刻“王”字了。

    两个人看见厉元朗,蒋兆俊站在原地,冲着厉元朗点头致意,算是打过招呼。

    同样,龚玉尚也没动地方,笑眯眯看向厉元朗。

    此时此刻,厉元朗反倒快走几步,来到二人面前,客气向他们主动问好。

    蒋兆俊和龚玉尚自然知道厉元朗与王家特殊关系,看到他的出现,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

    正巧,有人和蒋兆俊打招呼,蒋兆俊和那个人级别相当,便对厉元朗微微颔首,迈步过去。

    “龚书记,别来无恙。”

    旁边有个小凉亭,厉元朗伸手示意,请龚玉尚到那里坐一坐。

    初夏的京城夜晚,凉风习习,不闷不热,恰到好处。

    早有服务人员送上茶水和新鲜水果,厉元朗和龚玉尚相对而坐。

    厉元朗和龚玉尚相识已久,可以追溯到水婷月活着的时候。

    那会儿,龚玉尚是东河的团省委书记,厉元朗有幸参加团省委表彰大会,由水婷月牵线,熟识这位年轻的省团委掌门人。

    一晃十多年过去,时移世易,物是人非。

    如今的龚玉尚老了,也富态了,身上堆积着不怒而威的高高在上。

    打着官腔徐徐说道:“忙啊,元朗同志你应该理解,东河这么大一个省,大事小情足够省委操心。”

    “操心的不止有事情,还有人的因素。”

    其实,厉元朗和龚玉尚交情并不深,说是泛泛之交一点不为过。

    总而言之,他们之间的三观明显不同。

    龚玉尚走的是上层路线,从他刚才和蒋兆俊在一起时的恭维相,足以看出,龚玉尚是通过蒋兆俊,搭上王家这艘大船。

    所以,他在蒋兆俊面前,就像一个小学生那样,规矩听话。

    然而和厉元朗坐在一处,则是另一种态度。

    无论厉元朗在不在他管辖范围,他作为一省之书记,就是比厉元朗这个副部级有优越感。

    说话打着官腔,还摆出高于厉元朗的神色,让厉元朗很不舒服。

    只是他必须接触龚玉尚,不能加深彼此感情,至少不能让龚玉尚对他起反感。

    因为厉元朗在东河有很多老朋友、老部下。

    一朝天子一朝臣。

    若是他得罪了龚玉尚,难免这些人会受牵连。

    一个小鞋丢过去,穿上的人会肯定难受。

    距离开席还有段时间,厉元朗和龚玉尚没话找话,天南海北的高谈阔论。

    看似说了很多,实则没什么实质性东西。

    主要以厉元朗起话头为主,龚玉尚哼哈附和,眼神却在不时东张西望。

    厉元朗明白,龚玉尚在寻找可以让其眼前一亮的大人物。

    今晚留在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有头有脸,或是一省之长,再不就是书记。

    像厉元朗这种副部级的官员,凤毛麟角,实属特例。

    即便龚玉尚心不在焉,厉元朗仍然陪着他东拉西扯。

    突然,靠在藤椅上的龚玉尚身子往前一探,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五官迅速堆在一起,笑意以光的速度扩散至脸部肌肉上,皱纹都快笑开了。

    立刻站起身,紧走几步,奔着目标而去。

    反倒把厉元朗丢在这里,完全忽视。

    这是谁,把个龚玉尚弄得喜笑颜开。

    厉元朗顺着龚玉尚所走方向望去。

    却见盛良醒迈着四方步,正出现在院子里。

    瞬间,好几个人都迎上前去,和他打招呼。

    并把他团团围住。

    好么,堂堂的盛大秘书,可以算做第一大秘。

    冯滔眼前的红人,的红人,谁见了不迷糊。

    围住是围住,可他们个个都是人精。

    一看盛良醒心不在他们身上,也就适可而止,打完招呼该干嘛去干嘛了。

    这些人中,属龚玉尚最为活跃。

    因为他人还没到盛良醒眼前,却见盛良醒四下里踅摸一圈,最终选择走向凉亭。

    看样子,是奔着他而来。

    我天,龚玉尚高兴得差点原地转圈。

    好家伙,自己和这位盛秘书交情不深,单独说话都没超过三句。

    不成想,盛秘书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唯独给了他一个天大面子。

    要知道,攀上这位盛秘书,绝不次于王占宏。

    甚至比王占宏有过之而无不及。

    龚玉尚暗中攥着拳头,做好随时和盛良醒握手的准备。

    还设想,大家若看到这一幕,将是怎样的羡慕和嫉妒。

    不由得加快脚步,老远笑眯眯向盛良醒问好,“盛秘书好!”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震碎了龚玉尚的幻想。

    面对龚玉尚的问好,盛良醒顿时一愣,好像刚看到他。

    “龚、龚书记,你也在?好,你好。”

    只是嘴上打了招呼,都没握手,穿过龚玉尚,直接来到凉亭。

    厉元朗起身,冲着盛良醒点了点头,“盛秘书,您好。”

    盛良醒同样以点头回应,并说:“找个地方,我有话和你说。”

    厉元朗招手叫来工作人员,一阵耳语。

    随后,由工作人员带路,盛良醒和厉元朗并肩走向一间屋子。

    听着房门重重关上的声音,龚玉尚的心咯噔一下,傻眼了。

    在他意识里,厉元朗早是昨日黄花,凋谢破败。

    陆临松在世,厉元朗还能坐在桌子上点菜。

    而随着陆临松驾鹤西游,厉元朗已成为菜谱上的一道菜,任凭别人点来点去。

    但是从盛良醒单独面见厉元朗,还主动找他密谈的举动分析,如今的厉元朗并不弱,竟然攀上冯滔这棵大树。

    不由得重新审视厉元朗。

    难道之前看到的都是假象?

    不能啊,厉元朗去体总担任副局长,明明是不被重用。

    谁不知道,体总在所有部委办局的地位,属于末尾下游。

    大多年龄到线,在体总是仕途的最后一站。

    混个三年两载,就该回家抱孙子了。

    哪像他,一方诸侯,执掌一个大省。

    龚玉尚想不通,真是掉进漩涡里,被转得晕头转向了。

    与此同时,盛良醒和厉元朗的交谈,直接进入实质性阶段。

    盛良醒时间有限,尽快捡干货说。

    谈话内容,自然离不开目前如火如荼的巡视组进驻体总调查的进展。

    厉元朗如实陈述。

    “最主要问题,集中在胡绍深的身上。”盛良醒担忧的说:“可胡绍深突然失踪,藏匿的别墅里,根本不见他的人影。”

    “要想解开体总腐败真相,胡绍深不可或缺。元朗,这次下大决心查处体总的腐败问题,是冯滔同志上任以来,放的第一把火。”

    “这把火是燎原烈火,还是星星之光,对冯滔同志将是两种不同的解读。这里的重要性,不用我说透,你也能明白其中的关窍。”

    “巡视组在明线,你在暗线,当务之急,务必要找到胡绍深。”

    厉元朗稍作踌躇,顿了顿,问道:“根据我掌握的相关消息,胡绍深的问题不少。不过,可能会涉及到吕盛科。盛秘书,要是牵扯到他,我不知道该怎样做。”

    “查,一查到底。”盛良醒态度坚决的说:“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无论涉及到谁,不管谁撑腰,都要义无反顾,一条道走到黑,绝不回头!”

    “体育领域的腐败,已成为一颗毒疮顽疾,深深困扰着我们体育事业的发展。”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正视腐败,铲除腐败,更要敢于向不法分子挑战。还体育事业一个纯洁,给群众一个满意交代。这是冯滔同志在会上的重要表态。”

    “希望你要看透吃透,要拿出你不畏强权的凛然正气,势必将体总存在的问题查实清楚,要做到有证有据,经得起推敲,经得住考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