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豆浆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熟悉的手机提示音传来,祁遇的枕头边震了一下。

    他在今天快五点的时候才回到对面的1802,然后倒头就睡,如果有排行榜的话,在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了,今天凌晨的入睡速度一定能够进前三。

    祁遇已经问候了发信人的祖宗十八代了,刚睡了没几个小时没想到就被提示音给吵醒,又是哪里的重要信息啊,他不是把该免打扰的都免打扰了吗!

    他十分不爽地看了一眼消息,不是许熠珩没搞定城西地皮的好事就不要知会他了,他本来不想,但是自从听到这个提示音之后,他总觉得心里不太平静,脑子里连续十秒钟都在思考这条信息,他感觉自己是不看不行了。

    最后,他用意志力来抵抗困意,爬起来,点开手机,祁遇的眼睛就神奇地由厌倦烦闷转为瞳孔放大,一扫五秒前的懒散。

    他居然忘了,樊秋煦也在“非免打扰”的名单内,但是对方拢共就给自己发过一条信息,因此他确实没想到樊秋煦会给他发信息说要“请他吃饭”。

    他本以为对方会打电话来着的。

    哦,对,家门口有个指示牌,那她本人应该有点社恐,应该和她表妹一样,非紧急信息,能发信息就不要打电话,能发文字就不要发语音,而且尤其讨厌长语音。因为他亲爱的舅舅经常发60秒的语音,就连祁遇收到的时候,也是很崩溃的。

    祁遇思考了一下该怎么回答,怎么回答能尽快敲定,而又看起来那么地自然。

    两分钟之后,他用自己的小被子捂住了自己。

    长吁短叹了一声“天啊!”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恰当地”表达自己的心意啊!

    两分钟之后,他决定直中要害,快刀斩乱麻,他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向那边回复说:【现在如何?】

    樊秋煦正在“飞鸟”的小群和舒意郑沫激情吃瓜,没想到突然跳出来了一条信息,这让她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本来自己今天是要美美吃一天火锅的,但是今天如果和祁遇约饭,那肯定就不能在家里吃了。

    她懊恼地看着上面的信息,瞥了一眼上面舒意发来的另一个链接:【11.1ATV事件汇总】

    那不就意味着,距离中期选举还剩九天吗。

    现在媒体必定是抓着这些人不放,万一被拍到了,她可就跳进裕瞿河都洗不清了,下一秒就会有人发帖称樊秋煦亲丰民党,那昨天自己做的一切可能就付诸东流了。

    她决定实事求是,现在就现在:【我今天点了火锅外卖,可以吗?】

    【可以,我挺喜欢吃火锅的】

    一锤定音。

    樊秋煦也不看昨晚粉丝们整理的瓜瓜们了,从沙发上跳起来小跑回卧室,随便拿了一件黑色卫衣和裤子,戴上口罩和帽子,准备马上去附近超市买点绿叶涮菜,她刚刚只买了小油条,竹笋和宽粉。

    吃火锅没有蔬菜,虽然她自己可以接受,但是现在像她这种接受程度的人已经不多了。

    她边走边琢磨着,今天肯定得用正儿八经锅了,招待客人用一次性小厨具简直不太象话啊。

    于是她翻箱倒柜,终于在厨房角落的某一个柜子里翻出来了一年用一次的鸳鸯锅以及它的电源插座。

    好,准备工作已经完毕,现在自己可以出门买菜了!

    她一打开,就看到祁遇身穿一件白色卫衣和灰色裤子站在门口处,那准备敲门的手还悬在半空,突然看到门被打开的他还有一丝丝惊恐。

    场面顿时有点尴尬。

    祁遇率先打破尴尬:【食材不够要出门买点吗?】

    樊秋煦点点头,口罩和帽子遮掉了她大部分的面容,只留下一双灵动的眸子看向祁遇。

    她像突然想来什么事情一样,在门口的玄关处拆开了一包新口罩,揪出来一个递给对方。

    祁遇不明所以地看向樊秋煦,而后明白,她这是怕被拍到吧。

    还怪谨慎的。

    这附近的住宅区不是普通人能住得起的,住户的私密性得到了极大的保障,况且对面还是芷林雅景,程家的地盘,据说那位太子爷的私宅就在那里。很多和许家交好的公子哥们也纷纷在那里购置房产,狗仔想在这一区活动,其实还挺不容易的,就算能拍到啥,能不能安全出去,那就是另外的问题的。

    但是老话说得好,听人劝,吃饱饭,祁遇还是乖乖地带上了。

    在电梯里,祁遇和樊秋煦并排站着,近得他都可以闻到樊秋煦身上的忍冬和山茶交织的味道,他朝对方的方向歪了歪头。

    樊秋煦也发现了,眉眼弯了弯,那里面有着他昨晚看不到的闪烁的光,好像一滩平静的湖面泛起波纹,让人不由得溺进去,失了神。

    **

    一进超市,二人就直奔蔬果区。

    祁遇一边看货架上的菜,一边问樊秋煦她点了多少东西。

    樊秋煦有点不好意思地向祁遇说出了自己点的那些牛羊肉,鱼虾滑,牛肉丸和牛上脑。为了防止向对方暴露太多,她着重补充了小油条和竹笋宽粉。

    祁遇没说啥,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弯了弯。

    和自己猜的差不多。

    他心情大好地买了一些素材和调味料,还多放了几袋火锅底料放在购物车里。

    樊秋煦想买的都买了,她一向对这些东西没有进食的想法,反正今天她买单,她表示,随便挑,随便买,捡贵的好的吃,自己今天只是一个充当付款的工具人。

    但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当自己羞耻地说出那一坨肉类的名字之后,对方的心情看起来很好?这人莫非在嘲笑自己?不至于吧,不就多吃了一斤肉,又没花他的钱。

    就在樊秋煦暗自腹诽的时候,她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自己的前方传来,祁遇把一盒车厘子放到购物车里,对上樊秋煦的视线说:“有没有喝豆浆。”

    她懒懒地点了点头,俏皮的看了一眼对方:“还剩好多,一会你也尝尝。”

    “感觉味道怎么样?”

    樊秋煦实话实说:“比我做的好喝。”

    祁遇笑了笑,开始和樊秋煦探讨煮豆浆大法,顺道在这个超市里买了一些小米,花生和冰糖,还买了一些其它的谷类。

    祁遇不像别的二代,别人大把的时间可能是去泡吧,喝酒,怎么乱怎么来,他更喜欢旅旅游,做做饭,用这样的方式来更好的享受大把青春年华。

    他和樊秋煦一边在超市里逛,一边聊着各自在旅途中的见闻,他发现,对方也是一个很热爱旅游的人,二人很有共同话题。

    从新西兰南北二岛的雪山湖泊和温泉地热到英国的莎士比亚戏剧和披头士传奇,从德国柏林墙和巴伐利亚古堡到“世界之都”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和度假村。

    樊秋煦发现,她和祁遇还挺像的。

    无论是去过的城市还是吃过的美食还是感受到的风土人情,他们都有着相似的观点和看法。

    这还,挺有趣的。

    结账时,祁遇也只是说说,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这个时候不要分得太清,毕竟,他可不希望自己和樊秋煦不可能止步于此,那就让对方付好了,等过段时间刚好有理由把她约出来了。

    祁遇在心里想着这一套堪称完美的计划方案,实在是完美到家了!

    他默默地往袋子里装今天买的东西,等他整理好了之后,眼神亮晶晶地说:“我们走吧?”

    樊秋煦说了一个“走”字之后,对方接着就拎起购物袋走人。

    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提哦,

    从这里回家还要十分钟,她和祁遇现在的关系还很纯洁,樊秋煦觉得让人家一个人包圆所有的工作有点过意不去,她贴心地向前对祁遇说:“我来拿一个袋子。”

    “不用,,我自己可以,你发烧刚好,好好休息。”

    樊秋煦从善如流,欣然接受了对方的提议,也不和他瞎客套,好的哦,反正我都掏钱了,你这么说我可就不客气咯,安安心心躺平咯,反正也没有多沉。

    **

    回到春江湾,祁遇先回家换了拖鞋,他顺便又照了一下镜子,确定自己今天各方面的状态都不错后,敲了敲1801的房门。

    樊秋煦拿了挂在门口的外卖,为了彰显自己的待客之道,她给祁遇倒了一大杯豆浆,嗯……反正自己还要留着肚子吃肉,豆浆实在是喝不完,他也应该好好尝尝,这样下次还能改进,人要不断进步啊!

    然后去酒柜里拿了一瓶唐培里侬P3。

    今天吃火锅,喝威士忌白兰地总感觉不太应景,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香槟比较合适。

    “扣扣。”

    樊秋煦直接右手拿着那瓶P3,左手给祁遇开门,看向来人,她笑了先,晃了晃手里的酒瓶向对方示意。

    祁遇看着她手上的香槟,脱口而出道:“Dom  Pérignon,  you  brought  it.”

    樊秋煦先是眉头一挑,示意对方请进,把刚刚倒好的豆浆递给他,她嘴角一勾,杏眼弯弯,还带着一点狡黠的意味:“喏,这就变成‘豆浆问题’了,soy  milk  problems。”

    --------

    作者有话说:五个收藏啦,开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