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被gay后再也不敢鬼畜了

第4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视死如归,眼神越过桌子,探身看了眼江燃。

    他翘着二郎腿,穿着双锃亮的皮鞋,黑色男士中筒袜和裤腿之间还露着一小片肉。

    这古早的打扮……透露着少年老成的禁欲气息。

    关键是他丝毫不慌!

    以我多年写文的经验,他要么是从犯,要么就是桌子下面有机关。

    但我很慌,简直比痒痒鼠(阴阳师)里那个两米的超模荒用光我卖血童子的八火后无事发生还要慌。

    我想起华为手机连按五次锁频键可以报警,大义凌然地攥紧手机。

    049

    似乎是看透了我的心思,那大叔给我看了他的身份证和工作证:“先生,我们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正经hr。”

    我接过证件反复确认,又听他说:“我们了解到你多次做特约演员的经历,也看了相关视频。莫先生演技好,五官又这么精致,做编剧在幕后太可惜了。”

    所谓特约演员就是能和主角有对话的群演,说难听点就是龙套角色。

    我听他口气还挺客气,将信将疑地放下戒备。

    050

    确认无误后大叔把合同给我,还指了下旁边那个小青年,说这以后是我的经纪人。

    我掐了把我自己,确认这真的不是梦。

    “其实我还是想做个编剧。”我盯着合同诚恳道。

    那大叔眼神直了下,随后满脸堆笑:“这样太可惜了,其实只要你签约,我们就能帮你争取到《双鱼佩》男二的戏份。”

    “什么?!”我从座位中弹起。

    对方还嫌不够,又补了一句:“你是个男生可能没听过这文的名气,这可是女频霸榜的大ip啊。”

    操!没听过你个鬼!

    这可是老子的成名作。

    所以现在——

    老子要和这个几次害我丢工作的死对头一起演自己亲手码的脆皮鸭??

    哦谢特……

    051

    我回忆起那些食髓知味的片段,再对上江燃优越的五官,登时老脸一红。

    关键是,我踏马的要演受!嗷嗷叫那种!

    儿砸我错了,我不该让你如此纵欲过度。

    你爹落泪.jpg

    052

    签、签个屁!

    我拍案而起,声音笃定:“我要做编剧!”

    我要搞江燃,往死里搞。

    053

    江燃一直沉默,闻言抬了下眼皮,不咸不淡道:“可我们已经不缺优秀的编剧了。”

    意思就是你不当演员就滚吧。

    我心如死灰。

    我不知道这批人究竟是看上了我的脸还是看上了我的……

    咳咳咳。

    “不过如果你执意想做编剧,我们可以破格让你改编这本小说。”中年大叔补充道。

    “什么?”我顿时觉得柳暗花明又一村,激动得再次从座位中跳起。

    江燃嘴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轻轻点头道:“嗯。”

    我被他浅淡的笑看得心脏猛然一跳。

    虽然他的笑意只有那么一瞬,随后又恢复了冷淡。

    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054

    但在家里宅着并非长久之计,既然如今又有一份真挚的工作放在了我眼前……

    当然是把握了!

    犹豫!就会败北!

    签完合同我回到家,编编又给我打了电话。

    我听她无比兴奋道:“叽儿,男二定下来了,和你同名同姓,你说巧不巧。”

    巧,当然巧。

    我暗自腹诽,心说作为编辑你怎么就没有点察觉狗血剧情的敏锐。

    “那人就是我。”我云淡风轻道。

    “???”编编懵逼,“我刚把你的资料送过去,你怎么就签上演员了?”

    “不想当演员的编剧不是好作家。”我义正言辞。

    “等等,你还当上编剧了?”

    我听她一惊一乍还觉得挺满意。

    没错,我是原著、编剧兼主演,一人打三份工,我很快就会暴富!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

    吸引富婆.jpg

    “可是我们约了这星期六晚八点嘉年华酒店见面,你打算用什么身份来?”

    这倒是个问题。

    我无比认真地陷入沉思。

    我怎么可能告诉别人我是个脆皮鸭写手??

    不要脸的嘛。

    当然是选择捂紧我的小马甲惹!

    055

    我如约见到了投资方和导演等人。

    酒店包厢的气氛很诡异,像ktv,灯光很暗。

    总让我觉得自己不是来谈合同的。

    江燃见我,用眼神瞥了眼我,坐在我身边。

    西装背心白衬衫袖箍……

    操,这男人好欲。

    056

    我们谈了很久,导演听到我签的合同很好奇,问我有什么非要做这部剧的编剧的理由。

    我原本不想接话。

    “我也很好奇,莫书遥似乎对这部剧很执着。”江燃在边上悠悠补了句。

    “……”我很尴尬。

    想了很久,我义正言辞道:“因为我和原著认识,所以我能改出文章的精髓。”

    语毕我在心里给自己双击六六六。

    没想到江燃闻言嗤笑了声,拧开保温杯盖。

    我闻到一股浓郁的枸杞味。

    “……”

    对对对我都忘了一件事,我要把感情戏给砍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