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我怎么相信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于是,三个人就搭了同一个直升电梯,当然电梯里不止他们三个人,大家都挤在一个电梯里要从地下车库上去。

    他们三个人是最先进去的所以站在了最里面,尧瑶站在两个男人的中间,好不自在。

    黎之确站在尧瑶的左边,他能闻到尧瑶身上的香水味。

    好近,他心想。

    电梯往上升,黎之确的手在底下悄悄地凑近,他面不改色地握住了尧瑶的手。

    人很多加上冬天穿的衣服厚,大家都挤在一起,没有谁会低下头。

    黎之确感受到尧瑶的另一边手正在要掰开他的手,她的手不冷,是暖和的,纤细的手指想一根根掰开他的手。

    “还有一楼就到了。”骆伦对尧瑶说。

    “嗯。”尧瑶对他笑,然后伸腿往黎之确的鞋子踩,他这才松了手。

    楼层到了,前面的人走出去,后面的人也往前走。

    “那我们就先走了。”骆伦对黎之确说。

    黎之确没应他,而是问:“想好吃什么了?”

    骆伦扭头看向尧瑶:“我们先逛逛看,还是你已经想好吃什么了?”

    “川菜,走吧,我很饿了。”尧瑶嘟囔,想着快些走。

    “好。”骆伦朝黎之确示意。

    黎之确看着两个人离开,他很想跟上去,但是做不到放下身段,这算什么。

    川菜馆内,尧瑶面无表情地嚼着辣子鸡,心里在想着黎之确,面前的骆伦就在说着黎之确。

    话里话外都是在夸黎之确的,说他业务能力强,本身条件好又努力一点都不懈怠工作,方方面面都OK的情况下还是个英俊潇洒的帅哥说了一大堆,就是在说黎之确哪里都好。

    尧瑶都怀疑骆伦是爱上黎之确了吧?不然很难想象一个男人硬夸另外一个男人是为了什么。

    “听你说了这么多,他是你偶像啊?”尧瑶尴尬笑笑。

    “也不是,就是很少有这种人,所以我挺惊讶的。”骆伦说。

    尧瑶随口一说:“这么好的一个人,女朋友也一定很优秀吧。”

    “他是单身,不过是不是真的单身我也不清楚,我不信一个这样的人会没有对象,太难想象了,律所很多女生都会偷偷看他,同样优秀的律师里面,就只讨论他是最多的。”

    骆伦听到好多黎之确的谈论,男女都有,更多的还是女生,刚步入社会的女生,在职场中遇到一个又帅又强的男人,难免会激起慕强心理。

    “也是,现在又不是非要确定恋爱关系,男女之间才能发生点什么。”尧瑶喝一口汤。

    “哎呀,这辣油溅到袖子上了。”骆伦低头看。

    “你快去清理吧,不然回去洗不掉了。”尧瑶说。

    “嗯,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前台就有清洁剂的。”骆伦起身往前台走去。

    这还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尧瑶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黎之确发来了两条消息。

    还好骆伦现在不在,不然这种被他瞄到了,她还真不好解释。

    “吃完了了吗?先别走。”

    “看到回复我,不然我直接进去找你。”

    尧瑶叹一口气,打字回复他。

    “别过来,后面再说。”

    尧瑶抬眼,骆伦已经走了过来,看上去已经解决了。

    “这店里看来有很多人的衣服都被辣油溅到过,工具还挺齐全的。”骆伦坐下。

    “吃完这碗冰粉,我们就走吧,我还要去附近种一个睫毛,我的睫毛已经要掉光了。”尧瑶说。

    “那要我陪你去吗?”骆伦问她。

    “不用了,等很久的,估计你没那个耐心坐着玩两个小时的手机吧。”尧瑶笑笑。

    “那好吧,种睫毛居然要两个小时啊,你们女生可真有耐心。”骆伦喃喃道。

    黎之确在和尧瑶同一层楼的日料店用餐,这顿饭吃得魂不守舍,甚至厨师还问他是不是食材有什么问题,让他不满意了。

    平时上班的时候忙得吃不上饭,现在放假了倒是闲得自己一个人来吃日料,还吃得不开心,实在是烦躁。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尧瑶就是在一家日料店,那家日料店甚至没有能撑到他大学毕业就倒闭了,换成了一家土耳其菜。

    那时,黎之确第一次见到尧瑶只觉得她有些狼狈,这个年代,还是在A市,怎么还有人会吃剩菜。

    后来有一次黎之确突然想起这个事,然后问尧瑶以前打工的店里不包饭吗?尧瑶说那时是会有饭菜,但是都是些白菜米饭,服务员的菜和厨师店长吃的是不一样的,吃剩菜是因为看着有些食物都是完好的,不吃完觉得太浪费了,就当做是加菜,看着干净的,她就会吃掉。

    黎之确觉得她可真大胆,要是顾客有什么传染病,那吃剩下的食物也是带有病毒不卫生的,她也不担心这点。

    他来过好多次那家日料店,倒是没怎么仔细看过服务员,有时候在外面吃,有时候想安静点就在包厢吃,也可能是他来的时候,尧瑶都没有排班,要不就是她是新来的。

    后面他接着来那家日料店,他渐渐发现那个女服务员长得像苏语凝,上班的时候都是会扎着一个低丸子头,下班的时候是散着头发。

    有一次,尧瑶换班准备下班,出来的时候,黎之确正好遇到,真的很像苏语凝,像是他初见的那个苏语凝,黑发飘然,小脸白皙。

    后面,他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和尧瑶提出来发展不平等的关系,时间太久,他已经忘记了自己那时候是什么心情了,他觉得自己也没有善良大方到会去拯救一个不认识的穷酸女生,他没有那种救世主心理。

    桌上的手机响起,黎之确收到尧瑶的消息,她说她在一楼的瑞幸咖啡。

    “我现在过去。”他回复后,就起身出去。

    尧瑶点了一杯瓦尔登滑雪拿铁,顶上的奶盖有一抹蓝色的粉末,这杯拿铁目前是主推,尧瑶在门口看到了招牌,就点了这一杯。

    尧瑶看到黎之确穿着在地下车库见到的那一件灰色格子风衣,推开玻璃门进来朝她这里走,她坐在里面的位置。

    黎之确拉开凳子坐下,然后看着尧瑶没有说话,一直想要见到的人,此刻见到了却不知道说什么。

    结果,还是尧瑶先开口说话的。

    “你怎么还和骆伦是同事?”尧瑶说。

    “他是我带的实习生。”黎之确看着她,“你和他相处得怎么样?”

    “挺好的。”尧瑶说。

    黎之确看她,她的头发比上次见到的时候,短了一点,美甲做了红色的,贴了珍珠。

    “有和他在一起的打算吗?”

    “还不知道。”

    “如果你会和他在一起,那会是因为什么?”

    “因为合适。”

    黎之确看着她桌上那一杯咖啡,说道:“怎么晚上了还喝咖啡?”

    “新品,就是想试一下。”尧瑶说。

    说完后,没有人接话,尧瑶纳闷,这个人老说想见她,见到了之后呢?他就没有想说的吗?

    “考虑一下我?”

    黎之确说出这话,反而是尧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疑惑,他说出这话,自己都不信吧。

    “考虑你?考虑你做什么?”尧瑶下意识地翘起二郎腿。

    “我也可以是一个合适的交往对象。”他说。

    “你凭什么这么觉得呢黎之确?”尧瑶无奈地笑笑,眼里带着哀怨。

    黎之确看着尧瑶,尧瑶心里好像在骂他,他语气淡淡地说:“我们认识很久了。”

    “是啊,我觉得我们是孽缘,你觉得呢?”尧瑶说。

    “一开始确实是,现在也可以不是。我确实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以前确实是我不对,当然现在说这种话显得我很马后炮。”黎之确注视着她的表情变化。

    “换做以前,你不会觉得你不对的,你会觉得我应该感激你,因为我的衣食住行都是你提供的,我还你钱,就是感激你以前对我的那些付出,你现在的表现让我看不懂。”尧瑶说着吸入冰凉的咖啡,凉意滑入喉咙,让心里更平静了。

    “你是想决定和我彻底一刀两断吗?”黎之确问她。

    “我更想让你难受到发疯。”她说。

    其实,你做到了,黎之确把话藏在心底。

    “你爱过我。”黎之确定定看她说。

    这四个字在尧瑶的耳朵里听起来像个笑话,黎之确这么聪明,他当然什么都知道,尧瑶当初对他的情愫会仅仅是喜欢吗?当一个人确定另一个人爱上他的时候,就更能仗着爱肆意妄为了。

    我爱你,所以你怎么做,我都可以,爱在某种时刻能包容一切。

    “但是,你没有爱过我。”尧瑶目光游离,思绪飘走。

    黎之确心揪地痛了一下,他伸手握住尧瑶的手说:“我现在可以爱你,相信我好吗?”

    “不可以,你不会爱我的。”尧瑶撇开他的手。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黎之确此刻的眼神诚恳得不像他,尧瑶躲避他的眼神。

    “我怎么相信你?如果你在几年前和我这么说,我一定会很开心,然后等你回家,我会给你做好一桌饭菜,我们一起吃晚饭。但是现在我只觉得你是在嘲讽我,我配爱你吗?你觉得我配爱你吗?”

    尧瑶说着双眼泛红,说着像是在质问自己,实际在质问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