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不要顶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日。

    尧瑶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见到黎之确,她想或许他和那个可爱女生在一起吧。

    晚上,尧瑶回学校,这时候正好是三轮小吃摊出没的时候,糖水和炒河粉的摊位是多人等候的,她看了看决定买一个车轮饼,两块钱一个红豆馅的。

    刚出炉的车轮饼装在牛皮纸袋里,还是热乎的,她一边走一边吃着进学校。

    三天后就是国庆了,尧瑶看见学生干部正在组织人弄装饰品和搭建游园活动场地,尧瑶前几天已经听杨秋宁说了这次的活动,杨秋宁虽然已经不在学生会,但是还是认识一些人在里面,每次总能提前和她们说新的消息,说是凭券入场,一人一券,周一上课后,学院就会发到每个班的干部手上。

    国庆对于尧瑶有一个好的回忆,那就是高中的时候,参加国庆征文比赛,她的作文被送去市里参赛,获得了第二名,奖金有八百块,还有一本精致的笔记本,那本笔记本她现在还在用着,不管是封皮还是纸质,质量都很好。

    国庆假期有七天,她甚至都不知道要做什么,舍友们都已经提早订票做攻略要去旅行了。

    等到九月三十号,国庆假期前一天,游园当天。

    尧瑶是同冯梓莹和杨秋宁一起在各个摊位逛,国庆和过年其实大同小异,一片中国红。

    三个人找了个DIY手作的摊位,能给客人做的桌子不大,是两张桌子拼成一张,再用桌布盖上,摊位有很多的装饰,价格是35一个人,可以任意做一个饰品,可以做胸针,耳饰,发簪,手链。

    有很多透明小盒子在桌子上摆着,里面都是各式各样的圆珠子,链子,铜丝,珠针,扣子……

    尧瑶没有耳洞,手上也不习惯带什么手链,她就在安安静静地做一支发簪。

    做法挺简单的,店家会先给你一根处理好的纯木簪,接着自己再往上贴一些花,珍珠,就可以了。

    冯梓莹一向没什么耐心,她在用圆嘴钳夹开口圈,她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看瞎了。

    “果然,有些钱还是得别人赚,费这劲自己做,手都要被磨脱皮了。”冯梓莹放下钳子,活动自己的手指。

    “我觉得还行啊,这串珠子还有点意思。”杨秋宁正在串珠子做一条手串,粉白相间的,她看了眼坐在自己右边的尧瑶,一脸认真。

    突然这时传来一个女生的惊呼:“好多珠子啊。”

    汪芸芸说着拉开凳子坐在尧瑶旁边,尧瑶正在非常专心地正在流金链子上穿上珍珠,白色的花瓣已经贴好了,她想做一个有着两条珍珠流苏的发簪。

    杨秋宁是第一时间发现汪芸芸身边是黎之确的人,她内心小小地惊呼了一下,她抬眼的瞬间遇到坐在对面的冯梓莹的眼光。

    两个人顿时心领神会,彼此了然。

    接着,摊位上又来了一对情侣,这会儿小板凳就坐满了。

    “我做个手链吧,我看古装剧一些演员的那种手链就挺好看的。”汪芸芸说。

    “你手臂白,带手链也好看。”他看了一下她的手,莞尔一笑,黎之确对她说。

    汪芸芸举起自己手臂看了看,笑:“确实。”

    “你们看,怎么样?”杨秋宁用拇指和食指拎起刚做的手链。

    “是不是有点大了?”冯梓莹看着说。

    “尧瑶,你看。”杨秋宁转过去给尧瑶看。

    尧瑶听着抬头,手里头还抓着钳子。

    “你这个线好像没抽紧。”尧瑶说。

    杨秋宁看了看,又带到手上转了转。

    “是诶,我再拉紧点。”

    尧瑶在把那两个扣子夹紧,她神情专注,大功告成的时候她开心地笑了。

    “看。”

    尧瑶把发簪给她们看,大小不一的立体白色花瓣,加上珠子作为点缀,还挂着两条珍珠流水链子。

    “可以啊你,有天赋啊,尧瑶。”冯梓莹再看看自己的,“哎,我就是手工杀手。”

    “你那个,估计放在盒子都不会拿出去戴了。”杨秋宁看她的耳饰笑笑。

    冯梓莹蹙眉,然后说:“尧瑶,你帮我改一下嘛,不然钱白花了。”

    “好。”尧瑶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便答应了。

    冯梓莹把耳饰推到她的面前,尧瑶看着上面歪七扭八的铜丝,想着要换掉。

    “这个簪子真好看,我可以看看吗?”汪芸芸冲她笑得甜。

    “可以啊。”尧瑶把簪子移到她面前。

    尧瑶开始拿工具和材料修改冯梓莹的耳饰,一旁的汪芸芸正在拿起簪子端详。

    “真好看,你说是不是?”汪芸芸对身边的黎之确说。

    黎之确看着这个簪子,余光又看向正在专心的尧瑶。

    “等下你做的更好看。”

    “那我要是做不好看呢?”汪芸芸无奈地看他。

    “我觉得好看就行。”黎之确笑着说。

    这两个人的一字一句杨秋宁都听在了耳朵里,她肚里稍微地反酸了,此刻,觉得这个帅哥情商有点低吧。

    冯梓莹便秘状的样子看着杨秋宁,两个人又明白了。

    尧瑶听到了,倒是不在乎旁边的蜜里调油的话语,她压制着自己另一方面的情绪。

    她觉得做这个还挺有意思的,回去可以上网买一些材料回来自己做,正好国庆也没有事情做。

    耳饰调整好之后,冯梓莹很开心,说要请她吃那边同学摆摊卖的水果糖葫芦,三个人就一起朝糖葫芦摊位走去。

    黎之确看一眼正在穿珠的汪芸芸,眼光又往别处去。

    “不喜欢吃山楂的。”杨秋宁看着说。

    “我之前在东北吃那种山楂夹糯米的好吃。

    尧瑶不爱吃酸的,于是她问摊主:“哪个是甜的?”

    “小番茄是酸甜,山楂是酸,猕猴桃也酸,提子是甜的。”摊主说。

    “那我要一串提子的。”尧瑶说。

    “给你装起来,还是直接吃?”摊主拿起一串提子糖葫芦。

    “装起来吧。”

    冯梓莹咬一口小番茄,冰糖碎在嘴里,汁水直接飚了出来,溅到了衣服上。

    “我去,衣服脏了。”

    “你这还是白T恤,赶快去洗吧。”杨秋宁拿出一张纸巾给她。

    冯梓莹接过纸巾,沾在衣服上吸干汁水,随后就往厕所走去。

    “我们先走吧。”杨秋宁对尧瑶说。

    “嗯。”

    两个人还一起在路上走着,游园会也就那些东西,毫无新意。

    “靠!”杨秋宁突然出声。

    “怎么了?”尧瑶看她正在嚼着食物。

    “这个猕猴桃糖葫芦是猕猴桃干做的,不是新鲜的那种。”杨秋宁嚼着就是吞不下去,她往日里最不爱吃什么果干蜜饯之类的了。

    “这倒是看不出来。”尧瑶看着和鲜果的好像看不出差别。

    杨秋宁遇到个垃圾桶直接把手上那串丢了,还默念着老天爷千万不要怪她浪费食物,她是真的吃不下去啊。

    “不行,我要去吃点好吃的。”杨秋宁吃了难吃的东西有点不爽。

    “这里那么多摊位呢,看看想吃什么。”尧瑶看着这块区域里有章鱼小丸子,手工辣条,鲜肉云吞……

    “那块有凉皮,天气热,想吃凉皮。”杨秋宁眼睛盯在了凉皮摊处。

    “嗯,那我们过去吧。”尧瑶说。

    来到了凉皮摊位,杨秋宁觉得让尧瑶陪她吃有些不好意思,便叫她去别处逛逛。

    于是,尧瑶随便走了一会儿,感觉这天气真的好热,脖子因为出汗怪不好受的,就算撑着遮阳伞也还是很热,伞都要被太阳晒透了。

    尧瑶来到最近的一栋楼里的厕所,二楼都满员了,她还是到了四楼才少点人,上完厕所,她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扑倒脸上,再擦一点水到脖子上。

    她抽了两张纸把脸上的水珠擦干,她感受到清爽了不少。

    刚才水还溅了几滴到她的帆布袋上,她觉得没什么大问题也没有擦。

    尧瑶走出厕所,准备下楼,她一边拿出手机看,一边下阶梯,她在看班群里的消息。

    “下楼不看路,小心脚崴了。”

    这讥讽的语气,不是黎之确又是谁,尧瑶站在楼梯中间,抬头就看到黎之确站在楼梯的拐角处,轻靠在墙上,眼神淡漠。

    “哦。”尧瑶把手机关了,握在手里,然后慢慢地往下走,这一步一台阶都被黎之确注视着。

    尧瑶是要接着走的,刚想往下层楼,突然,腰上就环上一双手,黎之确一副慵懒的样子,下巴抵在尧瑶的肩上。

    “见到我就想走。”他说。

    “我是本来就要走的。”尧瑶有些心虚。

    “不要顶嘴,尧瑶。”黎之确用力掐了她的腰。

    “我……”尧瑶本来想说她没有顶嘴,但是还是咽在肚子里了。

    尧瑶低下头,然后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等人。”黎之确没有说等谁,但是尧瑶多少有猜到。

    “那你放开我,被人看到不好。”尧瑶声音细弱。

    黎之确听她这么说,手是松开了,但是一拉把尧瑶正面拉倒他的面前,双手握着她的双臂。

    “干嘛?被她看到了怎么办?”尧瑶真的担心会被人发现,她担心自己会出丑。

    “被谁看到?”黎之确脸低下凑近,“你在怕什么啊?”

    黎之确觉得能懂尧瑶心里在想什么真是太简单了,他不喜欢看她开心的样子,就喜欢看她手足无措的模样。

    “没有怕。”尧瑶垂眼,微微撇头看向别处来掩盖自己的心虚。

    黎之确听到“呵”了一声,尧瑶觉得他对她的嘲讽之意真的很扎人。

    “先放开我。”尧瑶真的很怕被人撞见,解释不清啊,更何况应该也没人想听她说什么。

    黎之确不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甩开她的手臂,尧瑶还傻傻地愣着,一脸错愕。

    “我,我先走了。”她还是礼貌性的对他说一声。

    “嗯。”黎之确应了一声,没什么表情。

    尧瑶转身下楼,脚步扎实,她的心还在慌乱地乱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