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其他类型 -> 肥水不流外人田(未删节全本)

肥水不流外人田(未删节全本)第11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了全射给妈妈了啊」

    仁昌屁股猛力顶住母亲肥臀,身子一阵抽动,将jing液全部送入母亲的子宫。

    「啊喔啊好热好烫儿子烫死妈妈射死妈妈了啊

    泄了妈也泄了我泄了妈上天了泄了」母亲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她的小穴猛然吸住儿子的gui头,一股温热yin水直泄而出。

    两人精疲力尽的倒在一起,紧紧搂抱着,一动也不动的喘着。

    床上的四人流着汗软作一团,大儿子倒在母亲身上,下体依然交缠着;女儿倒在小儿子身旁,两人的手交错在对方的身上。

    室内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第七章性飢渴的母亲「那天下午他们四个乱lun的母子女,与姊弟,就这样干得天昏地暗,她们整整干了一下午」淑媛终於在又刺激又兴奋中把它讲完。

    阿德听得是又紧张,又刺激,下面的大鸡芭翘得好高,他用兴奋得发抖的手摸着淑媛湿yinyin的阴bi,呼吸急促的说:「阿姨,真的太刺激了,我受不了了,又想干了」说着便抱着淑媛激情的狂吻。

    接着又是一次的疯狂cao干

    「哦老天,阿德真厉害,干得我爽死了。」淑媛在连续的高潮过后,早已濒临虚脱的状态,她无力的瘫软在阿德身上,气喘吁吁的说:「阿德你真是太会干了,比我儿子小益还会干,阿姨差点让你干死了。」

    「阿姨,你和小益是怎么样开始的呢」阿德揉捏着她的豪乳问道。自己就是想和妈妈乱lun的,因此类似这样的事,他很想知道。

    看到阿德渴望的神情时,淑媛露出微笑:「嘻嘻你那么想知道吗好吧,我就告诉你,我一直也想向什么人说出来。那是一年前的事了」

    淑媛的脑海里浮现出那段回忆

    那一天,淑媛从淑芳家忙完工作回家,虽然有些疲倦,她还是做了晚饭和儿子一起晚餐。

    饭后,她洗完澡,懒洋洋的裸露着躺在床上,这是在一整天工作压力下,解除疲劳的最佳时刻。第二天是星期六,小益不上学,而她也因为慈芳全家北上参加亲戚的婚礼而休假二天,隔天可以晚一点起床,他想好好的睡个饱。但她感觉到身体的某一部份神经,总是不能足够的使她放松的睡着。

    淑媛感到下半身的肉bi似乎是隐约的骚痒着,她知道,她如果不想法制止住肉bi的骚痒,根本无法入睡。她的手慢慢地滑向平坦的腹部,柔顺地按摩平滑的肌肤,然后慢慢地抚摸荫毛直到达bi口。她病甲叛劬Γ种覆煌5陌e潘姆蔅i

    自从丈夫过世之后,淑媛把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唯一的儿子身上,从未与其它男人有过xing爱。但她毕竟是个成熟女人,而且是在xing欲非常强烈的狼虎之年,相当需要男人在生理上的慰藉,而夜晚只有自己一个人独自睡在大床铺的痛苦感受,是无法用言语所能形容的。因此她养成了手yin的习惯,也只有手yin才能止住肉bi的骚痒。

    她闭着眼睛,用手指捻弄骚痒的肉bi,幻想着某个年轻人正在插干她。她右手揉搓阴di,用左手三个手指插入荫道里面,快速地戳插搅动,并从迷人的肉bi口流出大量的yin味bi汁。

    高亢的yin欲刺激,使她手指揉搓肉bi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手指剧烈地戳插着,口中发出:「啊天啊怎么这么爽喔爽死了」淑媛只觉得全身抽搐,下体如山洪爆发般的狂泄,双脚将臀部抬离床单,而臀部也随着一阵阵狂涛般的抽搐上下摆动,全身一阵猛烈的颤抖,一股yin精狂泄而出,将整条床单都被打湿了

    淑媛经过一阵狂涛后,身体无力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轻柔地玩着自己的阴di,享受高潮之后的余韵。

    忽然间,从玄关中传出一丝噪音,把她从幻想带回到了现实。她猛然起身下床,迅速的穿上她的睡袍,到玄关里想找出噪音的来源。

    大厅黑漆漆的,像往常一样,光线的唯一来源是来自她儿子的卧室通宵点的灯。她检视了一下玄关,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哦她心里想着:可能是小益上床弄出的声响吧

    然后,当她转身想要回房时,她再次听到了「吱吱」的声响,那是来自她儿子的房间。

    儿子卧室的门轻微地半开着,使得她完全能找到声音的来源。淑媛一声不响的在原地听了一会儿,声音再度响起,那是床铺摇动的声音,还夹杂着一丝呻吟声。

    咦难道是淑媛的心扑通的狂跳了一下,蹑手蹑足地走向儿子的卧房,门依然半开着,淑媛深深吸口气,从门缝往内窥探。

    瞬息间,她的心跳随着激动而开始加速,没错,小益正躺在床上手yin,只见他的眼睛紧闭,全身裸露,右手握着他的肿胀的大鸡芭套弄着。从他的肿胀紫色的gui头顶端马眼流出yin水,淑媛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她的舌头。

    起初她很震惊,但是,当她看着儿子那又粗又长的大鸡芭,以及如鸡蛋般紫红色的gui头,甚至比她死去的丈夫还要巨大时,她有点困难的吞了口口水。看着儿子手yin的模样,居然有如电流一般,立刻流窜在她体内,激荡起阵阵不歇的热潮,yin浪的bi腔里,不知不觉的流出一股蜜汁,yinbi的骚痒感使得她微微扭晃着臀部。她的手下意识地伸到她的睡袍里滑动,并且开始抚摸她潮湿的yinbi。

    看着儿子正奋力的搓揉自己的巨大棒棒,虽然刚才已经用手yin满足内心的欲火,现在却仍然盼望儿子能立刻把巨大的大鸡芭,奋力的完完全全整只猛插入她的浪bi里

    当儿子越来越快速的上下搓揉大鸡芭时,小益喘着呻吟喊着:「妈妈」因为不是很清晰,淑媛并没有听清楚;淑媛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己加速的磨擦她肿胀的骚bi。

    淑媛现在是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视觉的刺激加上心灵的冲击,把她的欲火煽惑的汹涌澎湃。顿觉yinbi搔痒难耐,淑媛不禁双腿靠拢摩擦着;随着肉bi的骚痒感,一股yin水从肉bi口溢了出来。

    不久,随着他的手在他的鸡芭上强有力猛烈搓弄,忽然间只见小益的大腿的肌肉一阵紧绷。

    「哦妈妈吸它吸儿子的鸡芭妈妈」他大声的喊出,并猛烈搓擦套弄粗壮的鸡芭。

    淑媛以为儿子看见了她在门口,瞬间她吓了一跳,但是仔细一瞧,他的眼睛依旧保持紧闭的,并且还不断的搓揉那粗壮的大rou棒喊叫着:「喔妈妈儿子这样干你爽不爽妈妈哦妈妈用力吸儿子的鸡芭妈妈我好爱你我要干穿你的骚bi喔妈妈」

    哦老天当他手yin时,他是在想我,我儿子是幻想在插干我想到这样,惊骇和兴奋使她全身发抖,淑媛激动的插入了两根手指到她湿润的骚bi里戳插。

    看到自己儿子一边手yin一边幻想插干自己,淑媛被刺激得全身颤抖,她的手指在肉洞里猛烈的抽插,好像是儿子的鸡芭插入的错觉,使她产生强烈的快感。

    突然,小益的腿变硬了,他抬起屁股,全身痉挛,淑媛知道他儿子就要she精了。

    「哦妈妈我要射了啊妈妈我要射进你的骚bi里喔妈妈

    」小益的rou棒开始做she精的脉动,淑媛看着儿子把jing液喷射得高高的,再滴到他的肚子上。

    看着儿子幻想着插干自己而射出jing液,慈芳几乎喘不过气来,好像要昏厥过去似的。她飢渴地望着儿子肚子上美味的白色jing液,想像自己把舌头放在他的肚子上舔吮奶油般的jing液,这使她产生更强烈的快感,手指在肉bi里猛烈的抽插。

    真想不顾一切的冲入房间抱着儿子,用儿子的大鸡芭狠狠的cao干自己骚痒难耐的浪bi,她内心着实挣扎了一阵子,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依依不舍的,淑媛踮起脚尖,一声不响地走回自己卧室,她脱下了睡袍放在床下,全身酥软的躺在床上。她不能相信她刚刚看见和听到的。她的英俊的儿子手yin时,是在幻想插干自己的母亲。这是败德的和yin秽的,但是让她震惊的,她的内心深处竟然爱上了这种败德的yin邪行径。

    这使她想起多年前偷看慈芳和母亲及两个弟弟,母子姊弟四人乱lun的情景。喔老天这是乱lun的违背人伦的她想着。但是,她不能否认她的感情透过背德的歪曲欲情,和儿子乱lun性茭的想法使她yin荡的肉bi更为火热和骚痒。心里想着儿子抱着她抽插的样子,yin水就涌了出来。

    以前淑媛从未想过和儿子性茭。最后一次看到他完全裸露,好像在他10岁时候,自从他自己一个人洗澡后,再也没有看过了。但是,现在她看出儿子变成强壮有力的年轻人,她知道她的儿子绝不再是一个男孩了。

    淑媛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开始不断的用手轻轻抚摸自己的ru房。

    喔我儿子想要干我,啊母子相奸想到这儿,连子宫深处都搔痒起来。她把大腿分开至极限,右手滑向被yin水淋湿的荫毛,手指摸到荫毛和湿润的荫唇,蜜汁湿湿的粘在花瓣上。用手指分开浓密的荫毛,露出大荫唇,再把荫唇向左右分开,露出粉红色的肉沟,因为荫毛茂密,所以形成强力的对比,而且肉洞已经完全湿润,淑媛用中指尖从肉沟里捞出蜜汁,然后开始揉搓阴核。

    「哦小益干妈妈喔」

    她的右手中指迅速的钻了进去。脑海里幻想着和儿子乱lun的情景,手指头加快了搅动,小小的手指灵活的玩弄着充血的阴di,心里呼唤着儿子的名字。

    想像儿子的荫茎插入自已的小穴,淑媛开始用手指不停的进出自己的荫道,手指进入肉洞内,发出噗吱噗吱的yin糜水声,嘴里不断发出yin荡呻吟声:「啊小益用力干妈妈干妈妈yin荡的肉洞啊」

    她的脑海一直浮现出儿子手yin的景像,然后幻想着儿子的大鸡芭cao干自己的yinbi。想起这些,淑媛的速度加快了,yin水不断的顺着手指从bi洞口流出来。

    一面想着她的儿子,一面猛烈地抽插yinbi,淑媛开始感觉到她的性高潮要来了,「哦

    太美了哦哦儿子快快妈咪要来了快快再快点哦

    哦哦哦哦哦哦妈咪要泄了」她的心里在呐喊,同时脑海里幻想和儿子性茭的场面,手指头不停地搅动,淑媛又在一次乱lun的幻想中达到高潮。

    尽管刚才已泄出过一次,但这时yin水开始大量外流,顺着大腿流湿了整张床单。高潮过后的淑媛瘫软在床上,只感到身体一颤一颤的,已经好久没这么爽过了,这是她在长期以来所有最好的性高潮。

    休息了几分钟后,她下了床,光着脚踏着地毯走进浴室里清洗了一番。这时在她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主意,她开始计划如何诱惑她年轻的儿子。

    一想到要与儿子乱luncaobi,她那迷人的肉bi就忍不住骚痒,淑媛不禁双腿靠拢摩擦着。

    并从她的肉bi口流出一丝甜美的bi汁,她那成熟丰满的肉体自然随着想像而发烫骚痒,而且这种强烈的xing欲更是以往所没有的,淑媛被这种隐约的骚痒感给弄得不禁微微扭晃着臀部。

    赤裸着走出浴室,来到床边打开衣柜,挑选了一件吊带式连身的,很窄的透明的短衬裙,这是十几年前她老公在情趣店买的,自从老公去世后就没再穿过,现在她要穿来让儿子看,想到这儿心里就崩崩乱跳,她吸一口气,把短衬裙套上了。

    照照镜子,吊带式只遮到她的乳头部位,大半雪白的胸肌暴露在外,露出深深的乳沟,两个ru房被紧紧的挤在一起,显得那么的大,更散发出少妇诱人的韵味。而紧窄的短衬裙只到大腿的分叉处下面一点,勉强遮住隆凸坟起的阴沪,而那乌黑浓密的荫毛更是充满了诱惑。

    看着镜子里自己yin糜的肉体,肉bi更是骚痒难止,淑媛感觉到蜜汁又从肉bi流了出来,并直流下大腿之处。她用手将私处的蜜汁揩掉,穿上一件细小透明的三角裤,满怀期待地躺回床上

    第八章荡母诱奸儿子第二天早晨,当她准备好早饭,小益就来到餐厅,一看到妈妈的穿着,眼睛里充满了惊讶。

    小益的眼中现在所看到的,是他美艳风骚的妈咪他日日夜夜作为手yin对象的妈咪,正以一袭十分性感的短窄的透明的迷你短衬裙穿着,呈现在他的面前,那种yin荡的样子,比全身赤裸更有魅力,看得小益血脉贲张。

    感觉到儿子惊讶的上下打量着她的衣着,迎着儿子的目光,淑媛下半身不由得一阵麻痒。

    小益两眼发直地盯着妈妈透明短衬裙里的ru房,及两腿之间三角裤内那黑黑的荫毛,及又凸又隆的阴沪猛看,嘴里不禁贪婪的猛吞口水。紧身短衬裙包裹住妈咪圆翘的臀部,而在白色透明迷你短衬裙里,穿着一件又小又透明的粉红色三角内裤,黑茸茸的荫毛清晰可见,这对於一个才十几岁的男孩,他怎么受得了这样的诱惑呢

    从眼睛余光中,感觉到儿子正色病疾地盯着她的身体,而且目光似乎集中在她丰满的双乳和两腿之间鼓涨的荫部。心里想着儿子视奸自己肉体的样子,yin水就涌了出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淑媛走到儿子身边:「小益,早上妈妈特地做了早餐,你快吃吧

    你不是常说吃外面的早点都吃腻了吗」

    「谢谢妈妈,我最喜欢吃您烧的菜了。」

    「那就快点吃吧,妈刚才吃过了。」淑媛靠近过来,她的手放在小益的椅背上,然后她蓄意把她的双峰压在她儿子的脸上。「我到客厅休息一下,你吃饱后来陪妈一下,我们母子有一段时间没在一起聊天了。」

    说完,淑媛扭摆着性感的肥臀,往客厅方向走去,小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她的圆臀上,看着妈妈摆动着又圆又翘的屁股,从他身边离开,他的rou棒又勃起了。

    「小益,最近功课要紧吗」坐在沙发上的淑媛扭过头,关切的问坐在身边的儿子。

    「没没什么,很简单的」小益有点结巴起来。「小益,妈漂亮吗」

    「妈,你在我心目中是最漂亮的女人了。」小益激动的说着。

    听到儿子赞美,淑媛内心无比的欢心。

    「小益,妈妈穿这样好看吗」淑媛试着让自己的声音自然而温柔,但是她自己都听得出来,自己的声音竟有些颤抖。

    「好好看。」小益也颤抖的回着。

    「你喜欢看妈妈这样穿吗」

    「妈,我好喜欢,妈好漂亮,妈穿这样好性感。」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

    「当然,妈的身材真的好棒,穿这样好性感好好看。」

    知道儿子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高耸的双乳和荫部。而从儿子双眼里冒出来的熊熊欲火,彷彿连她自己的下体都被烧到了,她的下半身不由得火热而搔痒,顿觉子宫一阵痉挛,滚烫的yin水正不听使唤地从自己肥嫩的骚bi里汹涌流出。

    「坏儿子,看你色咪咪的一直看,好像要把妈吃了一样。」淑媛故做娇嗔地说。

    小益被妈妈一说,羞红着脸低下头,吞吞吐吐地回答:「妈咪,对不起啦实在是因为因为妈咪真的太性感了」

    看到儿子的羞态,淑媛爱怜的将儿子搂在怀里说:「你喜欢看,妈以后就都穿这样给你看,好吗」

    小益被妈妈仅着短衬裙的身体一抱,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令他更加的兴奋,短裤内的鸡芭也不由得更为坚硬。

    「看过女生的阴沪吗」

    「没有。」

    「想不想看妈妈的阴沪」淑媛突然大胆的说。

    「妈妈真的让我看」小益兴奋的问。

    「妈妈是教你认识女人的阴沪你可要仔细看喔」

    淑媛说着慢慢撩起她身上的短衬裙,露出了她的三角裤,蜜汁又从她的bi腔流了出来,她能感到它们把她的内裤淋的更湿了。

    啊我真是个yin荡的女人淑媛两条腿颤抖着,只觉得从下身又流了好多yin水出来,也不知道散发出的腥味有没有被儿子闻到。

    儿子充满欲火的眼神,让她股间不由得一阵酸麻,淑媛带着挑逗的眼神,将身上的透明睡衣往上撩起,露出丰满的ru房,大ru房随着呼吸而起伏,乳晕上像葡萄般的奶头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而下身只有那件只包住私处的小三角裤,隆起的阴沪,茂盛的荫毛已从三角裤边缘跑了出来。

    看到妈妈修长的大腿和丰满的臀部,在窄小的三角裤包裹下,充满了十足的性诱惑。小益忍不住蹲了下来,靠近妈妈的臀部,仔细的欣赏那平日只能隔着洋装或窄裙所看见的丰满臀部,现在没有任何阻隔的呈现在他眼前,粉红色透明的三角裤紧包着鼓凸凸的阴阜上,透出的荫毛黑压压的一片都看到了,荫毛浓密地延伸到小腹,如丝如绒的覆着那如大馒头般高凸出的阴阜,扣人心弦。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沪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他的眼前,这种兴奋让他冲动得热血沸腾,棒棒坚挺。

    他看着妈妈下体那粉红色三角裤底端,因为紧绷而陷入一条清楚的细缝,小益终於清楚的看见那道裂缝,他意外的发现上面是湿的,这一幕看得他血脉直往上冲,几乎想把脸贴上去。

    「想摸妈妈的身体吗」淑媛露出yin荡的眼神,望着自己亲生的儿子。

    「妈妈真的吗能让我摸吗」「当然,你爱怎么摸就怎么摸吧」

    小益听到可以摸妈妈渴望已久的身体,兴奋加上紧张令他手足无措,忍不住双手环抱住妈妈丰满性感的臀部,然后将脸贴在上面,抬起头望着妈妈火热的眼神,母子两人四目交接,引发最原始的欲望。

    淑媛的粉脸凑了过来,母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妈妈的舌头伸了进来,毫不犹豫的吻儿子,小益也响应妈妈的行为,抱紧淑媛和她接吻,舌头轻轻的吸吮着母亲甜美的香唇,淑媛舌头深入嘴里时,他也用舌头迎接互相缠绕,母子就这样沉醉在热吻中。

    淑媛激动的把手伸进短裤握住儿子滚烫的rou棒,用力地上下套弄起来。

    「啊妈妈啊」小益激动地呻吟。

    小益伸出他的手,沿着母亲的臀部然后向上移动,直到到达她的ru房,不断地揉捏她丰满的双乳,双手因为用力过猛,指尖陷入肉里。

    「啊好舒服妈妈的ru房真好好柔软。」

    小益把妈妈的乳头夹在自己的手指之间,不断地挤压,然后把他的母亲的乳头唅在他的嘴里,飢渴地吸取,他的舌头研磨着乳头。

    「噢乖儿子吸它,用力的吸吧,小益」淑媛无力地呻吟着,她的乳头肿胀着充实在儿子的嘴内。母亲交美柔软的声音火热的眼神,再再的刺激着儿子,这使小益更卖力地吸吮着。

    小益用力地吸吮他母亲的ru房,用舌头上下拨弄着因兴奋而肿胀的乳头,然后他的舌头由她的母亲的胸部,开始往下舔,直到雪白的大腿内侧,然后用头挤进了母亲的大腿,脸朝着母亲的阴沪,他抱紧母亲屁股,把脸贴在荫部上摩擦,火热的呼吸喷在敏感的地方,淑媛有如被电流从后背掠过,感觉到内裤底侧已经被荫部涌出的大量yin汁弄湿。

    「喔喔啊小益快妈好痒喔」

    小益的手自然而然的伸进妈妈的三角裤里,抚摸着她丰满的臀部。他凝视着妈妈,一手慢慢的探向妈妈的三角裤,先是用整个手掌,隔着那一层透明的薄纱轻抚着妈妈的阴沪,再慢慢的撑开松紧带,终於摸到了妈妈那浓密的荫毛,他爱怜的从荫毛往下轻轻的抚摸着。

    小益轻轻的褪下妈妈这件已经湿透窄小的粉红色三角裤,他的心跳加速到极点,妈妈的阴沪整个呈现在他的面前,浓密的荫毛从小腹一直往下延伸,下面一条裂缝已经湿润,两片荫唇微微的张开。

    小益欲念如狂,猛的将头埋入母亲的两腿之间,用力吸入母亲的yinbi发出的又骚又香的气味,然后拨开妈妈浓密的荫毛,把嘴压在湿淋淋的荫唇上,开始贪婪的吸吮着,并且把舌尖插入他母亲的阴沪翻搅。

    「乖儿子好儿子插重一点,对对,就是那里啊啊妈好爽

    」

    小益分开母亲的荫唇,用他的手指搓,并且用他的舌插进了妈妈那折叠的,淑媛的喉咙开始发出深沉的呻吟声,并且深深的抱紧儿子的头,以免自己无力的倾倒在沙发上。

    小益努力地吸着妈妈的yinbi,不断用舌头在荫道一进一出的舔着,妈妈开始呻吟并且把她的的阴沪拱起到小益的面前,她紧紧的抓住儿子的头,她的臀部努力的往上顶。小益的舌头深向妈妈阴沪的深处猛烈的舔着,又用中指插入妈妈又湿又浪的bi里搅动,刺激得妈妈yin荡的不断扭动自己的下体,浪叫不停:「啊好儿子用力舔我吃我的yinbi妈受不了」

    突然地,淑媛猛抓儿子的头发,把他的脸更加的进入她的阴沪:「喔儿子我要高潮了宝贝,舔我快舔我啊儿子快妈好爽快你舔的妈爽极了」

    淑媛的肉体不断地痉挛,她的大腿不断地发抖着,她的臀部不断地撞击着儿子,yin水滴落在沙发上,而小益仍然不断地舔着母亲的阴沪,并且插入一只手指去更深入阴沪,去把妈妈的yin水挖弄出来舔吮。

    妈妈的yin液不断外流,流到整个大腿根部,然后流到沙发上,把沙发弄湿了一片。

    「哦我的乖儿子好儿子你舔的妈好爽妈受不了了」淑媛大叫起来:「用力吸呀好儿子用力舔妈妈的肉穴呀哦哦妈妈要出来了乖儿子你把妈妈弄出来了哦好棒不行了哦哦你舔的妈好爽妈受不了了快舔死妈妈吧把妈的浪穴吸干吧天呀哦出来了泄了

    」

    淑媛的身体痉挛着,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头。好一会,淑媛才平静下来,微笑地看着儿子说道:「喔,小益,我的乖儿子刚才太美了,妈妈让你弄出了一次高潮。」

    淑媛分开她的腿,把一只脚放在椅背上,另一只放在地板上,将双腿大大的打开,她用双手yin荡地拨开那覆盖着毛发的美丽阴沪,毫不羞耻地对着儿子说:「现在,该是让我的宝贝儿子体会插干亲妈yinbi的时候了。来吧,孩子,干妈妈吧」

    小益爬到妈妈身上,脸对着脸地看着妈妈,勃起的rou棒触到了妈妈的荫毛,强烈地刺激着他的gui头。

    她伸手往下一探,捉住儿子的rou棒,满心欢喜地说:「哦,好硬,我亲儿子的鸡芭好大啊,妈爱死了。」

    淑媛两手握着儿子坚硬的鸡芭,导引着gui头对正她的荫道口。由於荫道口早已湿成一片,小益的屁股顺势向下猛力一挺,坚硬无匹的硕大鸡芭就顺利地进入了亲身母亲的神圣荫道

    「哦,妈,我终於cao进你的骚bi,终於和妈咪乱lun了。」

    他将身体往前顷斜把嘴压上妈妈的红唇,和母亲边干边热情地拥吻,两人的舌头开始互相吸吮,小益双手则猛力的压挤揉搓她那硕大的ru房。

    「喔我的天啊儿子的rou棒真好,插得妈妈好爽嗯再来喔」

    淑媛在儿子的鸡芭插入荫道中时,紧缩bi腔的肌肉,将双腿围绕住儿子的腰际,使两人的下部能紧紧的靠在一起,然后用荫道的肌肉去夹紧自己亲生儿子的rou棒。

    「哦妈咪你的bi真紧夹的我好爽我要干死你喔」

    他发了疯似的压在母亲赤裸的肉体上,一边又吻又咬一边又揉又掐肆意揉捏玩弄母亲白嫩高耸的肥乳,同时屁股疯狂挺动,狂风巨浪般的抽插着母亲的荫道

    「哦是的哦乖儿子干得好干得妈咪好舒服呀好儿子乖儿子快呀再用力点哦用力干,干死妈妈啊」

    淑媛的yin声浪语使得小益更加兽欲如狂,他将胸膛整个压在母亲的ru房上,两人紧紧的搂抱,使母亲的大奶好像要被压扁一般。他的手向下移去,紧紧的抓住母亲丰肥雪白的大屁股,用力的向上托起,大鸡芭猛力的,深深的,顶入母亲荫道深处,直抵子宫颈

    「哦对好儿子用力地干妈咪哦儿子在干他yin荡的妈咪啊

    yin荡的儿子和妈咪哦呀继续干妈咪哦用力干妈咪的骚bi呀狠狠地干干死妈咪哦」

    小益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地插干母亲,并且喘息如牛的叫着:「妈妈儿子的鸡芭大不大操得你爽不爽啊啊操死你,操死你你个骚表子哦哦

    我的妈咪你的小浪bi真紧妈妈cao死你干死你干烂你的贱穴哦

    哦」

    儿子一边干着,一边手搓揉着ru房,并用嘴吸着用舌头拨弄着,因高潮而坚挺的乳头,上下的快感相互冲激着,使得我陷入疯狂的状态。

    「我的好儿子用力的干乖儿子用力地干吧妈以后要你天天都干我用力干妈吧我要你狠狠地干妈咪的yin穴噢受不了了快再用力

    噢太美了好好亲亲妈妈的浪bi快要被你干穿了妈快去了

    」听到母亲的浪叫,小益竭尽全力猛烈地冲击妈妈的身体,将rou棒插进妈妈身体的最深处。不久感到gui头开始发热,已经处於崩溃的边缘,想要爆发的欲望充斥全身。

    「妈我快受不了了妈好爽啊我要射了」

    忽然间一阵哆嗦,一股jing液源源不断地喷射进妈妈的子宫内。遭到热液的冲击,淑媛全身彷彿触电般颤抖着,同时也泄了。之后两母子相拥一起,瘫软在沙发上

    「从那次以后,我们母子就过起了不为世人所知的母子乱lun生活。小益也从此睡到我房间里,和我大被同眠,恣意yin乐。而每次放假日,我们母子就会疯狂地性茭zuo爱,yin乐整日。

    」

    回想起甜蜜的过往,淑媛觉得自己好幸福。

    「真羨慕小益能和自己的亲妈妈性茭。」听完吴阿姨的故事后,阿德很向往的说:「真想快一点和美丽的妈妈性茭。」

    「你一定会达到目的的,我太了解你妈了。」淑媛若有所悟的说:「她要是知道你有这么大的鸡芭,她必定会千方百计的诱惑你让你干她。」

    「吴阿姨,那我要怎么做呢」

    「下一次找个机会和你妈撒撒娇,用你的大rou棒故意顶她,挑逗她的xing欲,她一定会和你干的。其实你妈非常yin荡,而且她也和你外婆舅舅都乱lun了。」淑媛很有把握的说:「而且,乱lun是遗传的,说不定你妈正是继承了你外婆的遗传基因,早就想和你乱lun了。试试看,你妈正等着你呢」

    「这样做行吗」

    「一定行的,我会帮你,我会向你妈暗示。」

    阿德觉得希望更大了。现在有了吴阿姨的支持,一定能达成和妈妈性茭的愿望

    第九章风流爸爸骚女儿晚饭后,阿德的爸爸妈妈在客厅闲谈,阿德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着饭,吴淑媛阿姨在旁边正等着收拾刷洗餐具。

    他现在正在一边吃,一边想着妈妈丰满性感的胴体,鸡芭又开始勃起,虽然和吴阿姨缠绵一个下午,射了好几次。

    从开饭前,就一直偷偷的窥视着妈妈高耸的双乳和圆翘的臀部,看见妈妈丰满结实浑圆的屁股,随着脚步而左右上下的扭摆,情不自禁的引起暇想,尤其是凝视着妈妈又短又紧的短裙所引起的撩拨,让他忍不住棒棒胀硬起来

    因为最近非常炎热的缘故,妈妈穿着一件淡紫色无袖t恤,在极为柔软的丝质紧身t恤下,完全将她丰满的双乳表露无遗,由於没穿奶罩,那两颗奶头也都很清晰的显露出来。

    扩大的领口环绕着那纤美如水柔般的肩膊,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面。高挺肥大的ru房,随着走动一上一下在不停的跳动着,真是荡人魂魄。再搭配上那一条绷得紧紧的超迷你黑色紧身短窄裙,雪白如雪粉嫩的大腿露在外面,以及丰满性感的臀部,简直是惹火到了极点。

    丰满的肥臀紧紧包在那件紧窄的短裙里,更显得浑圆性感,每次从背后看着妈妈那紧紧包住臀部的窄裙,和那窄裙上明显的v形三角裤线条,就全身发热,情欲高涨,一只老二胀硬难受,把裤子顶得半天高。

    尤其那饱满肿胀的阴沪,透过紧身裙而显得高凸凸隆起,直看得阿德血脉贲张,欲火焚身,鸡芭胀硬的难受。直想把美貌性感的妈妈剥光,压在地毯上疯狂的插干

    看到阿德那痴迷的模样,吴淑媛来到他身边:「又在幻想妈妈了,是吗」

    「快吃吧阿姨等着洗盘子呢」把手放在阿德坚硬的鸡芭上,开始轻柔地抚摸,淑媛把头伸过来,在他耳边悄悄的说:「明天只剩你在家,阿姨会早一点来,我们来玩个尽兴。」

    明天妈妈慈芳要跟阿德的小舅仁明去拜访客户,爸爸沈立中需到医院值班,二姊韵婷与朋友约好要逛百货公司。

    这顿饭阿德足足吃了半个多钟头,洗手后来到客厅。在门口就听到爸爸妈妈正在谈论二姊,对韵婷今天的服装秀的表现极为赞赏。为了庆祝她今天服装秀的成功,韵婷的男友今晚为她举行了个派对。

    立中因为近视度数较深,看电视都坐在最前面一张他专用的躺椅。

    「芳,小婷每次和男友出去那么晚。我真有些担心她不小心会怀孕」他回头对太太说。脑海里面出现韵婷性感的胴体,鸡芭不由得硬了起来。

    「二年前她国中毕业时,我就已教她按时服药,以防和男友睡觉万一受孕,她也」

    慈芳说着,看到阿德进来,立即把话顿住。

    阿德觉得父母亲好像有什么秘密瞒着他似的。

    「你吃饱了吗阿德。正在发育状态的小孩应该多吃些。」慈芳爱怜的说,母亲眼中的儿子永远是小孩。

    「我吃得过饱了,妈妈。」他想说「我已经不是小孩了」,可是没说出口。

    阿德默默的坐在沙发上,望了爸爸一眼,从后面看不到爸爸的脸,不过好像很专注的看电视。

    其实立中在想像女儿的裸体,还有她那丰满的ru房和不输给妈妈的圆翘丰满的屁股。立中突然感到心痒难搔,乱lun的念头晃过她的脑袋。他摇了摇头,想把女儿的倩影赶出脑袋,却又让他想起大女儿韵如。

    想到跟韵如那一次激情的交欢,不禁感到全身的血液沸腾。

    那是在一年前,韵如结婚的前一天。事后才知道是妹妹特意设计安排好的。

    因为女婿家住台北,因此在婚礼前一天就先抵达台北,在妹妹秀娟家准备第二天就近举行婚礼。

    当晚秀娟歉然的说,因为房间未装潢好,要他们父女委屈一点,一起睡一间卧房,不得已父女俩便将就的挤在一张床上。

    立中因白天的奔波疲累,躺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韵如脱掉外衣只着内衣裤,钻进被窝便听到身旁的爸爸鼾声渐大,让她无法入睡,而且明天就要和相恋多时的男友进入洞房,韵如更是兴奋得睡不着觉,但因为明天需要早起,也就闭着眼睛尽量放松身体,看能不能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不久,耳边忽然听到爸爸梦呓的说:「宝贝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