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玄幻魔法 -> 最后一个风水师

正文 最后一个风水师第47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莫白讲过花郭两人跟着他们师父到了古墓上面,后来遇到了一只极为厉害的血尸,从里面跑出来了一只黑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何小猫不会说话。但是很警觉。

    我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们不用看着我。我告诉你们,我的猫命比你们金贵,不要打我猫的主意。

    薛幼娘笑道:“萧大师,还是这样爱护动物。”

    花重阳没有多少兴致,喊道:“到底还要不要吃午饭了。没有狗肉我是不吃的。我宁愿跳下海水游回去的。”薛幼娘笑道:“有的。有的。”

    还真他妈的有狗肉火锅。

    我吃了一份便饭,看着郭七七和郭决两人,还有一旁的古秀连,断定他们不会在饭食里面下虫子,这才吃下去。花长生显然已经忘却和尚的身份,开始喝酒吃肉,喝了准备好的法国红酒,眼神之中微微有了迷离的神色。

    锤爷没见过薛幼娘,很快就被她迷住了。薛幼娘令人看不透,也摸不着。

    薛幼娘又说了几句话,然后很礼貌地离开。我猜测薛幼娘肯定不是轮船的主人,背后肯定还有人,照这样推测,薛幼娘肯定是日本人。

    我打了一个寒颤,看来这轮船是安倍家族的人,现在想起来,安倍家族贼心不死,要报复鬼派,肯定还有阴谋。

    戴豪其实不是道门中人,跟这么多僵尸住在轮船上面,还是有些害怕。

    郭芙蓉和郭决两人稍显安稳。吃什么东西都无所谓,估计下毒下虫子都对付不了他们的。

    轮船在海上面开动了两天。我才知道了薛幼娘的名字叫做安倍慧子,的确是安倍家进入大陆的人。

    同时在轮船上面发生了两场争斗。

    第一场是古秀连的石棺打开之后,里面跳出了一只道士打扮的僵尸,战斗力很强,是古热肠临死之前把自己炼成的僵尸,就睡在三清山后山里面,被一条大蟒蛇守着。后来古秀连把石棺挖出来,走私到了香港。古热肠从里面出来,和郭芙蓉的不化骨打了三架。打得天翻地覆,最后好不容易才劝住,饶是如此,不分上下,看样子似乎还要打下去的准备。

    安倍惠子似乎没有劝住两人打斗的打算。但是打斗都是在黑夜里面进行,因为白天阳光大。弄得晚上不能睡觉,只有白天补觉。到了晚上,甲板上面,古热肠和不化骨打起来,斗得天翻地覆,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轮船上面还准备了瓜子,我一边嗑瓜子一边看僵尸的打斗。小贱本来就晕车,上了轮船,开始迷糊了,晕的不行,我赶紧弄了酒把它灌醉,它迷糊糊地睡觉。

    古秀连喊道:“弄死它。”

    郭芙蓉要把周亮亮之死的仇恨记在古秀连的头上:“呵呵。”冷笑了两声。

    第一天有点兴致。后面两天我再也没上来看了,船里面还有准备好的书籍,其中有《最后一个风水师》,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已经到了结尾的地方。

    书里面讲了一个少年,走世界,只是繁华的都市迷梦一样,让他觉得很孤单,而且更奇怪的是他和一只女鬼发生了一段故事。不过女鬼不见踪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忍不住想到,若真是如此,所有漫长的等待意义在于等到的那一刻。如果那女鬼再也不回来,故事里面的那个少年会怎样,最后结局那就是跟一条狗一样。

    流浪在人世间,该有的岁月,该有的故事,都只是一个屁。

    悠悠岁月,只能在平静的孤独之中度过了。看到最后的时候。外面传来不化骨暴喝的一声。我差点从床上掉下来。看到最后一页的结尾。我大骂了七声,把书掉在下面,伸脚猛地踩了几脚。过了一会,我又把书捡起来,把结尾又看了一遍,不知不觉,眼角之中留下了眼泪。

    第二场打斗,是银甲尸和地养尸打起来。本来没什么大事,就是戴豪和郭决两人一个没看上眼,最后闹腾起来。银甲尸上前就打起来。戴豪让戴忠帮忙,于是乎又打了起来。银甲尸的战斗力明显要强,但是地养尸的耐力也不差,而且站在甲板上面,只要脚下面有东西支撑,地养尸的战斗力也不会弱。

    好吧,两只厉害的僵尸又打了一个晚上。没有办法,只有白天接着睡觉。对于跟一群这样人坐一艘轮船,我实在是觉得无聊之极。怎么就是发动僵尸打架,这么多人,凑在一起打打麻将一团和气不是很好吗?

    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小贱醉过酒之后,已经醒过来,在我的脖子上面舔了几下。我睁开眼睛,只见小贱轻声叫了两声。

    这已经黎明的时分。小贱的叫喊的确奇怪。我跟着小贱出了甲板。果然看见海面上,一条破旧的帆船在海面摇晃着,远远看过去似乎还有人影。

    出海的海员回来的时候,总会讲起在大海之中遇到幽灵船,还有人会讲鱼妖的故事。鬼魂们在大海之中漂泊,幽灵船神出鬼没,不见踪影,关于它们的传说也更是不计其数。

    距离太远,看不清楚船上面有什么东西。但至少可以断定是海上面的亡魂了。上百年一直在海上面晃荡。

    幽灵船迎着黎明消失的地方而去。

    而太阳就升了起来。

    到了早上。轮船停止航行,按照安倍惠子的意思,轮船要在这个地方上岸。我在四周看了看,根本就没有岛屿一类的,难不成大家从这里跳海淹死在这里。

    不远处一只蓝鲸在翻滚,巨大的水龙冲上天,缓缓地落下来。

    安倍惠子道:“好像这条鲸鱼的名字叫做小龙。当年有人跳上鲸鱼的上面,在暴风之中把蓝鲸给驯服了。然后给他取了小龙的名字。”

    古秀连笑道:“开玩笑吧。世界上要真是有这样的人,我把头砍下来当墩子坐。”

    我站在甲板上,大喊一声:“小龙。”远处的蓝鲸响应了一声。又叫了两声,鲸鱼又喊了起来。看着还真是,当年驯服鲸鱼的人,当真是厉害牛逼。似乎金庸笔下的周伯通就驯养一只小鲸鱼。但是蓝鲸不一样,蓝鲸可比小鲸鱼要大的。

    我看着古秀连说道:“你要不要把头砍下来当墩子坐。”古秀连仰望了一下星空,看着东方的早霞道:“多好的天空。真是谈一谈人生理想的时候。”

    我看着早霞,心中暗叫不好。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这是从小就学会的谚语,意思是要是早上有彩霞的话,多半会有雨的。

    在大海里面遭遇大雨并不是一件太过幸运的事情。

    在大海面前,一切都是脆弱的。

    安倍惠子指着平静的海面,道:“就是这里了!”坐标仪显示在这里,就是这个位置。

    我把黄金罗盘拿出来。

    罗盘不自觉地转动着。

    的确,似乎在平静的海面上,应该有隐藏的秘密。

    第11章 海上仙岛

    轮船在这一带不断地打转。确定就是这里。但海平面平静无比,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海岛。此刻所在的位置是东海这一带的位置,依旧远离了大陆。大家的打斗也渐渐地停息下来,索性的是带来的食物充足,鲜血也充沛。不然僵尸们没有鲜血喝的话,车上的人都会死掉。此刻距离钓鱼岛的位置应该就在上百里的位置。处于环太平洋岛链上,亚欧快板和太平洋板块似乎在这一带交汇,大海之中有很多褶皱。

    轮船一直在晃悠,两个潜水员也落入水中,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安倍惠子神情凝重。我问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是不是搞错位子了啊?”

    安倍惠子道,肯定没有错,就是这里了。只是传说之中的海上仙岛不见踪影。

    七尸好不容易到齐,眼看无功而返。戴豪第一个不高兴,地养尸也开始躁动不安。连带着银甲尸和不化骨,都开始变得奇奇怪怪的。它们每个人都在叫着,闹着。似乎要挣脱人的控制。谢小玉也似乎有些难受,额头一直在出汗。海风越来越大,只见高处的何青菱迎着海风一直在叫着。

    喵喵喵……

    忽然,从远处袭来的狂风,浪越来越高,似乎有龙卷风来了。原本只是上午十点天空,一下子就暗了起来。船上面的人都没有与大海打过交道。龙卷风袭来,船只只有沉默的命运,一船的人都会死掉。这些僵尸也会沉入大海,被大海巨大的压力压成碎片。狂风交错,甲板上面站不住了。

    我手上面的黄金罗盘变化很快。我看着西北方隐隐奇怪,在灰暗之中似乎有一道结界封印了海面。

    龙卷风从东南方袭来。我喊道:“往东南方冲进去。”安倍惠子一声令下,船只加快了速度,往东南方位冲进去。龙卷风吹袭而来。一股奇怪的颠簸之后。忽然眼前一亮。我把谢小玉拉到了阴处。

    在大海之中,的确是有一个小岛,但四周布上了一个风水阵,过往的船只很难发现。到了下午,太阳消失之后。轮船沉下锚,听闻跟之后,放下了快艇,所有人上岸,带上了七尸。

    花爵爷和郭决同时叫道:“没错。就是这里了。就是这里。”黑暗之中茂密的树林,看不见中间有什么。沙滩上面有几只螃蟹被海浪卷到沙滩上面。

    安倍惠子道:“就是这里了。”和安倍惠子一起下来的,还有六个船员,一个个目光内敛,神色不凡,应该是她的得力助手。

    这座东海之上沉睡多年的岛屿,也第一次展现在我的面前。安倍惠子说是仙岛,难不成是有仙人住在岛上面。

    而花爵爷和郭决花郭两家的后人。当年进去一座古墓之中。本想收集僵尸,没想到被里面僵尸重伤,从里面逃出了一只猫,这猫就是何青菱。谁也没想到,古墓在茫茫东海之中的。若真是如此,当初花郭二人的师父为什么会来到这古墓之内?又和我鬼派牵上了什么关系。

    到了岸边,发现一条溪水从小岛上面流出来。绵延数日。水声叮咚。谁也不知道这海岛里面会有什么怪物。

    花重阳和郭决一人拿出一半羊皮纸,居然是海岛的地图,两人对着看,找到进入岛内的小路。我跟花长生说:“你是和尚,心肠很软。到时候真要争起来的话,你千万不要心慈手软。不然丢失的是自己性命。”

    花长生点点头,说这话记下来了。我看了一眼锤爷,他的腰间鼓鼓的。看样子,应该也是带了家伙来了的。我的黑星五四被警方没收,我现在可以说身无长物。

    古秀连找我到一边说话:“萧大师。这来的人之中,数我们的实力最弱,你看他们打枪的带枪,拿着刀的拿着刀。别看现在大家都没事人一样。到时候动起手来,肯定我们先吃亏。你看那日本人安倍惠子,我和她打过交道,不知道留了多少心眼。”

    郭家实力最强。僵尸带来了三只。其次是郭家。然后安倍家。戴豪肯定是带了重武器来的。这么一说,最弱的还真是我和古秀连。实力最弱。

    但是我没有答应古秀连。古秀连的心里面有鬼。我跟他合作只能是作死的节奏。没过一会,古秀连又去找戴震说话去了。

    晚上的海风吹来,海岛里面一片祥和。谁也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天蒙蒙天,众人就带着僵尸顺着小溪水往里面走。没过一会,就看到路边的累累白骨,浸泡在溪水中间。我昨天晚上还喝过溪水,看着白骨,胃里面一阵反胃。其他人都面无反应,好像没事人一样。

    白骨不知道留下来多少年了,溪水流过本来没有什么影响。只是我心里觉得膈应。我折了一根木棍在手上,将白骨拨弄了一下,发现一共是十四根腿骨,这说明了死了七个人了,骨头干干净净的,七根是白色的,七根是黑色的。

    我喊道:“奇怪啊。怎么没有看到,这些人的头骨。”花重阳和郭决两人按照地图往里面找去,根本就没有关注地上面的腿骨,也不计较头骨哪里去了。

    戴豪道:“杀人把脑袋砍了。野兽把脑袋给叼走了。”

    我心中将一群人痛骂。

    走过秘密的林子,结果穿过漫长一个平地,橡胶树上面挂着七个脑袋,跟灯笼一样。

    我说:“这头骨也是野兽绑上去的吗?”戴豪道:“就算是有妖怪。我们都是吃素的吗?”

    看着头骨的样子,不知道挂了多少年的。藤条上面沾满了绿色的树叶。早橡树下面,还有一个石碑。只见上面写着“此乃七尸头骨”。石碑上面的字迹刻得十分有利,原来已经有人收集过七尸来到这里,只是被什么怪力怪兽一类给弄死,把脑袋给拧下来,然后挂在树上面,又怕后来人不知道是僵尸的脑袋,所以在树下面写了一个碑文。

    花长生道:“难不成真的有僵尸王在上面啊?把带来的僵尸都给灭了。www.luanhen.com”花长生这么一说,看着花重阳。花重阳终于觉得是不是走得太快了,停住步伐,喊住了郭决,说要真是有人带来七尸,那把它们脑袋弄下来的人肯定不简单。

    戴豪乐呵呵地说道:“你们这些老年人就是想多了。我虽然不懂你们道门之内的情形。但是我也知道。厉害的七尸和一般的七尸是不一样的。”安倍惠子赞道:“戴教授的话很有道理。普通七只僵尸萧大师闭上眼睛就能对付了。但是要是我们这里七只僵尸一起上。萧大师,那你还能对付吗?”

    我摇摇头,老实说道:“一只就够我受的了。”古秀连道:“事实上,我师父出动,肯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郭芙蓉冷笑一声:“我看未必吧。它不是没有打赢我的不化骨吧!”

    古秀连也冷哼了一声,怎样,你是不是还想在这里打一场。古秀连的话一落,古热肠似乎听懂古秀连的话,身上的尸气更加旺盛,我退了两步。郭芙蓉头发一甩,冷笑道,你以为我会怕你,咱们就在这里打个痛快,我让你知道我的不化骨的厉害。

    我心中只喊倒霉,跟了一群急功近利的人在一起。目前海岛上面一切都是未知,自己反而要打起来。

    花长生唱了一个阿弥陀佛:“一切都可以商量。现在打起来,我们都要吃亏的。我们还是往里面赶路吧。”

    古秀连的半张脸恐怖狰狞,袖子一挥。穿着道袍的古热肠跟着古秀连就往前面。古热肠跳起来,咚咚地跟上去。走了两步。我喊道:“帅哥。你走错了吧。”古秀连噢了一声,转身又跟上大部队,身后的古热肠又在咚咚地跳着,看起来十分滑稽。

    古热肠在跳之外,跟着一起的还有不化骨。三金有时候不习惯走路,也跟着跳。

    地养尸也是跳动的,不过跳起来的姿势要英俊潇洒一点。

    最好看的还是我们家的谢小玉,不是跳的,走起来和正常人几乎一样。岛中间怪石林立,更有很多从未见过的树木、郭芙蓉和郭决放出香料,一般的虫子和野兽被香味驱散不敢前来骚扰。在一棵大树下面,安倍惠子提议大家休息。

    花重阳和郭决又将两张一半的地图拼起来。指示在岛中间的位子应该有秘密。

    我自言自语道:“这要真是海上仙岛。那只能说明神仙比我们的日子还要难熬,没有鲜花也没有甜美果子。就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谁相信是海上的仙岛啊?”

    古秀连是三清道士,他也研究过道教历史,道:“也不一定只有名山大川有仙人。说不定仙人烦扰有人一直找他们。所以躲在大海之中的小岛上面,反正心境自由,又何必计较居住的环境。再三了,神仙不用吃东西的,有没有鲜美的果子无所谓的。”

    安倍惠子说:“中国个哲人讲过。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同样,岛上有仙人。就是仙岛。”

    第12章 最后的真相

    我听了安倍惠子的话,站起来,对着大树喊道:“仙人啊。仙人啊。你出来见见我。要真是觉得我们讨厌,就把我们都杀了吧。”

    花长生喊道:“萧棋,你怎么了啊?”

    我坐在树下,笑了一笑,说开了一个玩笑。小猫躲在我的怀里面,上了岛之后它就格外地不安。超过了之前说有的不安。而且我感觉到这一群人里面,很多人都在看着小猫。

    小贱受小猫的影响,心情不好。

    我受了这一猫一狗的影响,心情更不好。我心中烦躁,我想离开这个小岛,再也不用回来,回到江城,开一家花店,经营各种各样的玫瑰花,那岂不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谢小玉坐在我身边,咕嘟着嘴,想说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穿过大树,终于走到了山底下面,按照羊皮纸的方向,终于找到了上山的小路。在天黑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山里面一面光滑的石壁。

    石壁上面写着:七尸面世,长生不老;人不如狗,黑心黑肺。石壁前面八个字,就是那八个字。

    我第一回听说,是易淼告诉我的。从古热肠哪里得知的。没想到出处来源于这里。只是最后还有八个字:人不如狗,黑心黑肺。似乎在石壁上面刻字的人死在了这里,而且还是别人出卖的,才发出人不如狗的感慨。

    石壁一边,是一个巨大的石门,严密合缝,这里应该就是古墓的入口锁在。郭决和花重阳两人睁着到了门边,四处查看,在门上面发现了三个圆孔。看着样子,似乎奇怪得很。又不想是钥匙眼。众人被石门挡住,不由一惊是黄昏落下,一轮夕阳照耀下来,眼前的岛屿景色在夕光之下,异常美妙无比。

    倒腾了半天,也没有见把石门打开,只有在洞口开阔地段休息。晚上还是鼓捣着把石门打开。但是古代的机关坐起来格外不容易。最后戴豪提议用炸弹把石门打开。

    我说,得了,要是把石门炸开。还没进去,里面估计就垮掉了。

    我看着石门上面三个圆柱子奇怪,里面似乎还有纹理,好像锁眼一样。

    我把铜罐子拿出来,试了一下,其中一个眼正好可以把铜罐子放进去。花爵爷喊道:“原来这罐子还有这样的作用。”将自己腰上面挂了多年的银罐子也试了一下,放进石门之中。

    戴豪见大家都动手,也把自己的金罐子拿出来,准备放进去,只见金罐子里面传来了动人的歌曲,听得我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由著名歌星演唱:今天是个好日子啊,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戴豪嘀咕道“这玩意不是唐朝的东西吗?怎么还能放现代的歌曲。”

    郭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大家争个你死我活,没想到是一个假的。哈哈。是不是太滑稽了啊。”戴豪脸上肌肉抽搐,将手里面假的金罐子狠狠地摔在地上面,从里面跳出一个奇怪喇叭,还在唱着歌曲“今天……今天……是个……是个……”。戴豪上前,一脚踩在喇叭上面,再也没有声音。自己花了一千多万就成为这个玩意俩。

    我喊道,那个戴教授,你别开枪打我。

    戴豪不解地看着我。我变戏法一样拿出了金罐子,戴豪看着我,竖起大拇指,赞道,还是你牛,来了一个偷龙转凤,把真的给偷出来了。

    我将金罐子插进最后一个圆柱里面。花重阳同时用力。我一左一右两只手压住了铜罐子和金罐子。转动了一下。重大万斤的石门缓缓地升了起来,咔咔地作响。石门一开,小猫就从我的手里面跑出来,钻到古墓里面去了。

    铜罐子受了影响,突地一声,里面的泪水顺着铜罐子流处理,落在地面上,在石门之前的一片地板上,噗呲一声冒出了雾气。

    只见地板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仔细看上去,果然还能够看出一些名堂所在,字迹娟秀,是一个女人刻在上面。

    用电灯照上去,依稀可辨。

    我大声读了出来:我古青青封古墓于此,世人若要进入,必须痛骂东陵子三声。

    我读完之后,倍感诧异。古青青会是什么人,为何在洞口留下这么一句话在这里面。而且,她为什么还要咒骂东陵子。每一个进去的人还要骂东陵子。

    我见过两回祖师爷,却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古青青这样的人。古秀连对着刻下来的自己,叩拜,大骂道:“东陵子狼心狗肺,东陵子无情无义。东陵子奸诈小人。”我骂道:“古秀连,你是不是找死啊?”

    戴豪咚地一声,开枪打在我的脚跟前:“萧大师,你祖师爷是东陵子。你要是不想听就给我站得远远的。不然,别怪我手上面的枪不饶你。”戴豪下枪打人。谢小玉就冲上前教训戴豪。地养尸已经没有意识,根本记不住我,却依稀记得当初是玉尸谢小玉将他举起来,后来被封住的。

    地养尸将谢小玉撞倒在地上,很快就打了起来。小贱汪汪地叫喊着。我将玉尺拿出来,跳上前将地养尸和玉尸挡开,带着玉尸走到一边,他们一行人轮流在洞口大骂了三声祖师爷。每骂一声,我就赞扬一具东陵子,说他英明神武,说他气质不凡。这样骂几句夸一句,加起来也应该是抵消掉了的。郭决和花重阳上前之后,没怎么骂。

    说东陵子不厚道一类的话的。

    骂得最狠的是古秀连。

    我看着时间是半夜十二点。大家好像迫不及待地就要进去,甚至连休息都不休息了。我进这古墓之前,夸了祖师爷。要真是这个古青青跳出来,她和东陵子祖师爷是一千年前的人,总不能现在出来找我算账吧。

    我和小贱还有谢小玉走在最后面,跟着他们往里面走。古墓很破很久,并没有完全做好。也没有太多的机关。

    我心中暗想,可能就是因为在荒岛之上,很少有人能够进入古墓里面,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机关。石门一封,再也没有人进去古墓里面。隔绝了世间,用结界封住海岛,只怕永远也没有人可以进来。

    一群人小心翼翼走了半个小时的样子,走得很慢很谨慎。到了古墓里面,在大厅中间点上了带来的蜡烛,明晃晃的照在厅堂上面。只见东西两面,正是两幅壁画。众人围上去,才看清楚壁画上面讲的故事。一个师父带着两个徒弟历经千辛万苦到了一个岛上面。然后遇到危险,两个徒弟居然自己跑了。十年之后,师父在古墓里面呆了十年。两个徒弟又回来,带走古墓里面的宝贝。

    但是失败逃走了。最可恶的是两个徒弟还把师父的心上人带来,让师父交出宝贝。

    计划失败,乘船逃走了。

    我骂道:“这两个徒弟实在是太恶心了,世界上面居然有这样的徒弟。”

    安倍惠子道:“其实完整故事是这样的。这个师父叫做东陵子。大徒弟姓花。二徒弟姓郭。东陵子带着两个徒弟到了仙岛上面。发现了古墓,里面就有长生不老的灵药。两个徒弟就联手对付师父。无奈师父太厉害,只有乘船逃走。师父躲进了古墓里面,需要用七具厉害的僵尸将门打开。厚礼花郭两位师兄弟抓来了师父的心上人古青青。目的就是逼东陵子,把长生的灵药交出来。”

    郭决骂道:“不可能。”

    花重阳也是反驳道:“你这小孩子别乱说。”

    我把玉尺拿出来,单手一挥:“你们都给我闭嘴。薛姑娘,你接着讲。”

    安倍惠子道:“你可以叫我惠子姐姐。但两个徒弟都是道德败坏之人。东陵子不肯把灵药交给这两人。但是古青青以为东陵子不爱她。爱恨交错之际,心生恨意。所以在石门之前,古青青入洞的时候,让人大骂东陵子就是这个原因。”

    我心想,鬼派弟子考校最为重要的就是道德,或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对于道德败坏的弟子下狠手废掉,左善因为品行不行,被师公叶孤衣废掉,怕也是这个原因吧。

    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安倍惠子接着说道:“第二次花郭二人找上门的时候。东陵子被困古墓之中。古青青更是丧命。花郭两人逼迫东陵子发下毒誓,绝不食用不死之药。后离去。只是两人没想到的是。东陵子从古墓之中逃出来,被路过安倍家的海船带回了扶桑。后来和我安倍家之间也起了冲突。后辗转回到中国,在生命最后的尽头。收养了弟子,并开创了鬼派,以玉尺传世。花郭两家对于不死之药世代相传,就是为了找回灵药。”

    我听到这里,已经是叹为观止。

    原来祖师爷东陵子的一生也有这么多曲折。从皇城之中逃出来,写成了举世无双的《集成》,收了两个徒弟,到处抓僵尸,后到海岛之上寻找灵药。最后反而被自己的徒弟陷害,在海岛幽居多年,耗费了一生之中宝贵的时间。

    而最让人扼腕叹息的是,自己心爱之人误会自己。

    戴豪不想听故事:“那古墓里面的不死之药有没有被东陵子带走?”

    第13章 谁害死了龙游水?

    安倍惠子道:“这个时候是最好玩的时候。戴教授何必心急。你想想,若东陵子带走了不死之药。我还会把大家带回这个海岛吗?”

    戴豪道:“也是。”

    安倍惠子道:“花郭二家先祖杀死了古青青之后。回到中原,反而告诉古青青的侄子,说是东陵子害死了古青青。两人涕泗横流,绝对是演技派。古家侄儿也是听到一些消息,但对鬼派心生怨恨。是不是,古秀连?”

    古秀连沉默不语,但没有否认安倍惠子说的话。

    郭决袖子一挥,骂道:“岂有之理。胡说八道。”锤爷更是叫嚣着,要教训安倍惠子。

    花重阳已经气得跺脚,诋毁花家祖先实在是该死,该死。

    我玉尺握在手里面,不让他们打断安倍惠子的讲话,喝道:“天不藏奸。听她说完。”

    苍天有眼,即便是等待千年的结局,还是会展现出原来的面目,是做了对不起良心的事情,谁辜负了师门,绝对是有一双眼睛看着。

    安倍惠子冷笑一声:“郭决、花重阳,你们何必演戏。我直说一句话,就让你们再也打不开嘴巴了。”

    郭决冷哼了一声,伸手拉了拉三金,好似在表示自己的三金不是吃素的,话可不能乱讲,不然就对她不客气了。

    安倍惠子锥形脸分外动人,因为说了不少话,停下来喝了一口水。

    安倍惠子沉声道:“郭决、花重阳。龙游水是不是你们合伙害死的?”我手上玉尺光芒暴涨。郭决额头上面开始流汗水。花重阳脸色本来就黝黑,看不出表情。

    郭决道:“胡说八道。”

    “这个时候你们还不承认吗,真是没有一点骨气。还要我接着说吗!”安倍惠子说道。

    我已经七八成相信了安倍惠子。锤爷慢慢地抬手要杀人了。我念叨,倒。锤爷肚子里面的三尸虫发作,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一把手枪落在身边。

    戴豪笑道:“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还没最后的结局,就把枪拿出来了。真是个好玩的故事。”

    花重阳道:“没错。是我和郭决一起重伤了龙游水。”花重阳承认了事实。

    天南地北寻找了这么长的时间。我终于找到了是谁害死了外公龙游水。难怪外公不让我给他报仇。一个是花家,在陕西是一个大财团,一个是郭家,是虫术起家,这两人联手重伤了龙游水。

    我只不过是一个小朋友,在这两只怪物面前,绝对是翻不起大的波浪。

    花长生惊恐万分,喊道:“这是真的吗?萧棋,我……”我挥手止住了花长生:“这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我确信一点。因为我们是朋友。但是大仇不报,我良心不安。对不起了朋友。你和我之间还能不能做朋友,就看这件事情最后会怎样。”

    郭决冷笑一声:“萧棋。你还是太弱。太早知道真相对你不好。因为你知道这件事情,也就是你的末日来临了。知不知道啊。安倍小姐,你害了一个无辜的年轻人。”

    我警觉地看着郭决。他杀意顿起,身上的气息也忽然大变。银甲尸已经重新发动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撕下来,光脚赤着身子,露出黑色的内裤,头发更是舒展起来。

    花重阳全身的骨头也在作响,整个人变得恐怖起来。我只听闻花重阳可以对付银甲尸,可以和安倍家族一样的吸食尸气的方法。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急忙将玉尸往后拉,一连退了几米,到了石屋最旁边的一间。就是不让花重阳将玉尸身上的尸气给吸走。

    小贱跟着我退后,汪汪地叫着,等着花重阳,之前被花重阳威胁数次,现在撕开脸面。小贱叫喊声之中,眼珠子变红,对着花重阳吸进体内的尸气慢慢地变得大胆起来。

    安倍惠子道:“他们二人之所以还留你的性命。只是因为很多事情还需要你帮忙。现在你们要在古墓里面撕开脸皮打起来的话。我也没有意见。但是古墓最神秘的部分我们永远进不去了。”

    安倍惠子这个时候把真相说出来,实质上是在分化来的几方势力。她好坐收渔翁之利。郭决和花重阳长袖一挥,暂且压住了火气。

    古秀连一直没说话,这千年之前的恩怨,古家只是一个相对而言的旁观者,一千年过去了。再说什么对错已经不重要。关键是自己师兄飞天蜈蚣的死和我有十分重大的嫌疑。就这一点,古秀连根本不会和我站在一边的。

    而戴豪是独立的一方。如果真如安倍惠子所言。花郭两家先祖忽然发难,那长生的灵药肯定只够一个人使用,所以才会忽然发难,目的就是为了自己得到长生之药。

    现在站在这里的人,花家花长生锤爷古秀连加上安倍惠子这边的几人,外加戴豪加起来,十几人。只有一个人的神药那岂不是死的死伤的伤。

    郭决强压住火气,道:“怎么进去。”

    安倍惠子道:“在西边有一道门,需要七尸站稳之后,用力将石门打开。那时候古墓沉睡的秘密将会开启。”

    安倍惠子说完,就指着西边壁画上面,走过去轻轻一拍,果然露出一个巨大的石门,石门上面的转轮很奇怪,刚好准备了七个用于推动的石柄。

    郭芙蓉道:“我是香尸。原本香气淳朴,虽然是失败的成品,但是还有些力气。”

    郭芙蓉站在石门第一石柄,双手握紧。

    郭决道:“银甲尸,没有几百年不会出现一只。他比铜甲尸还要厉害,几乎可以成为僵尸之中的王者。只有千年难得一见的银僵和旱魃才能战胜它。说它是王者,几乎没有僵尸有反对意见的。”

    郭决话说完,就让穿着裤衩的三金走过去,裤头下的青春,已经逝去了,看样子是活了很多年。他是银甲尸,他年轻过,他自由过,他为自己代言。

    花重阳说道:“我天生九阴之命。学习吸食尸气的正宗法门,专门对付僵尸。体内积攒的尸气,已经百年之雄厚。我既是僵尸又可以说是僵尸的克星。”

    花重阳说完,走过去拿住了第三根石柄。

    戴豪独臂一挥道:“地养尸,还是萧大师你来介绍吧。”我看着形势,已经不允许我退缩了,喊道:“戴忠戴将军。河北保定人,因日寇入侵往南逃亡。后投入军队入缅甸对日作战,死于金三甲。经叶孤衣养尸,成为地养尸。可以从大地之中得到绵延的力量。是僵尸界之中少见的灵物。”

    戴忠动作迟缓上前将石柄握在手上了。

    古秀连说道:“我师父古热肠乃是一代著名道士,行侠仗义。救生民于水火。杀僵尸十一只,捕捉饿死鬼母。后历经浩劫,入深山专心炼丹养虫。”古热肠原本是个好人,只是经历一场浩劫后,性子大变,心灰意冷而远遁深山,古热肠本质上是一个好人。

    古热肠把自己炼成了僵尸,肯定有一番功力才会炼成。站在了第五石柄上面双双握住。

    我道:“谢小玉是个美丽的女孩!”我让她也握住了石门上面的石柄。

    最后还剩下一个,依旧是郭家不化骨。不化骨其实性子古怪,有时候几乎和常人一样,杀伤力惊人,有的嫉恶如仇,专门对付僵尸,有的阴狠毒辣,专门害人。茅山派之中曾经有个道士死后成为不化骨,依旧除魔卫道,后来性子大变,难以控制,被门派中人追击绞杀,时,五名茅山派的弟子为此而死。

    足见不化骨的惊人力量。

    七尸可以说几乎代表了僵尸界之中最高的水平。我手上的玉尺已经鸣叫了有一会,就是因为这七尸身上的尸气太过厉害,而且同时发作,所以克制百鬼百僵尸的玉尺发出了境界。

    小贱的眼珠子也越来越红,从眼角流出了红色的鲜血。

    安倍惠子赞道:“这七尸几乎可以代表了华夏僵尸界最高水平。有他们的力量,打开这最后石门肯定没有问题的。”

    戴豪饶是一代大豪,看着这场景,额头也在流汗水,手压在腰上的墙上。锤爷看着花长生,低声说道:“老太爷不会有什么事情吧。”这七尸里面。花爵爷是异类,他以人的姿态站在当中。反观“九阴吸尸大法”之逆天可想而知,把一个活人变成怪物,可以和顶级的僵尸站在一起。

    当年的安倍唇对尸气贪婪,怕就是渴望这样情形的发生。

    众人站立不住,只能退到一边。

    安倍惠子几个东洋人退到一边。七尸双手握着石柄,忽然之间石门之上,满是奇怪黑色的花纹,样子古怪,竟然从来没有见过一样,花纹似乎很贪婪,在吸食七尸身上的尸气。

    僵尸暴喝的声音传来,石柄缓缓地转动。这最后的石门终于被打开了。一道寒风吹来,从里面席卷而来的红色尸气吹袭而来。

    这种最醇厚最凶横的红色尸气,才是真正的红色尸气。我走遍大江南北,见过白色淡入白烟的尸气,也见过黑色的尸气。红色的尸气只是在被阴蛇寄身的小巫身上见过。

    但这样醇厚最凶猛的红色尸气还是第一次见过。

    而这红色尸气正从封闭的石门后面传来。

    第14章 小贱爱小猫

    请容许我再说一点。人时候会产生一种气息,存留在尸体之内,就是尸气。肉身烂掉之后,也留在骨头里面。开棺的时候,会散开,被阳光一晒就化为乌有。白色为最弱,对人几乎没有伤害,体质差的人休息几天就可以了。黑色对人的危害比较大,吸入之后若无解决的方法,可能全身腐烂。

    红色是最为厉害的一样,而且这种妖红,只能说明石门背后的僵尸已经到了极为妖孽的底部。俯视天下无人能敌。成为万人敌,如果这打开门的七尸是绝顶高手。那么这只发出红色尸气的僵尸,就是绝顶高手之中的绝顶高手。

    石门很重,而且花纹设计独特,好像只能僵尸打开。顺着花纹似乎在吸食僵尸们的气息。

    我喊道:“谢小玉,你要当心。”石柄牵动着巨大齿轮,设计独特的机关咚咚地开着,从打开的缝隙下面。

    红色尸气慢慢地流出来。石门被打开了一米,两米,咔咔一声停在半空再也不动。红色尸气流出来。戴豪看不太清楚,要走过去看一下。我上前一把把戴豪开过来。戴豪以为我要动手,单手把枪一气呵成,我往旁边一闪,子弹擦着我的头皮过去。

    我喊道:“我是救你。里面冒出了红色尸气。眯着快速一扫。”戴豪赶紧照我的办法做了,果然看到了红色的尸气,将口袋里面装着一块猪肉丢过去,被红色尸气腐蚀,很快就化成了血水。

    安倍惠子喊道:“大家小心。”跟来的六人都退到背后。我从红色尸气之中把小玉拉回来,将她脸上苍白,几乎虚脱,看来打开石门耗费了过多的力气。

    郭芙蓉道:“这石门古怪。一沾手几乎松不开手。”除了谢小玉,另外的六只僵尸也几乎耗尽了力气。郭决道:“这是怎么回事,里面怎么还有动静。”

    “是有人住在里面吗?”古秀连说道。

    我骂道:“你妹啊。人会发出这样红色尸气吗?”

    这一群人其实都明白是什么东西,只是避而不谈,还在幻想这里面是一个正常人住在里面。

    “现在长生不死的药就在里面,一只发着红色尸气的僵尸王就在里面,要是喜欢的就进去看一看,要是不想得到的人就转身离开吧。”我喊道。

    在僵尸王面前,一切都只是虚妄的争斗,除非是祖师爷这样逆天的人出现,又或者是崛起速度最快的叶孤衣出现,或许可以把里面的僵尸王给收拾了。不然常人被红色尸气沾染在手上,瞬间就化成血水还打个屁啊。

    别提什么郭决,也别提花重阳,这些人都只是渣一样的存在。

    石门打开之后,黑洞洞,只有红色尸气还在冒着雾气。所有人往后退,却不敢靠近。我连着叫了两声。只有和尚阿弥陀佛地叫着:“至宝必有恶魔镇守,不如现在离去。人生百代之客,何必求长生不死呢?”

    石洞背后传来猫的叫声,那种猫炸毛的声音,刺耳痛苦,如同婴孩的哭泣声音。是何小猫的叫喊声。一进去古墓里面,何小猫就消失不见。

    此刻从里面传来了叫喊声,凄惨的叫喊声。

    小贱原本退后最后面,听了何小猫的叫喊声。发狂一样汪汪地叫了起来,朝红色尸气的来源叫喊了一声,已经没有半点晕船的记录,冲了进去。

    我大喊,小贱当心,回来。

    小贱跑得很快,哪里还能听懂我的话,它从人群之中钻了进去,很灵活地躲开红色的尸气,从开的石门跑进去。

    小贱冲进去之后,黑压压一片,似乎是死亡的颜色。我已经不能再跑出去了。为了把小狗和小猫救回来,我一咬牙,将玉尺握在手里面,跟着冲了进去。玉尺上面的蓝光越来越亮,将红色的尸气逼了回去。

    戴豪的声音传来:“你们是等着这小子办完事情再进去旅游吗?”戴豪的声音很大。锤爷第一个从地上爬起来,道:“老太爷,要不要进去。”

    我跑得很快,蓝光照耀之下,看着两边石壁发黑,后面的人也跟了进来。小贱汪汪的叫声在前面响应。后面脚步声传来,很快古墓第二层的油灯全部亮了起来,照亮了尘土和来人。

    古墓中间放着巨大的石棺,和我在旧楼见到在绿港见到的小镇颜色几乎一样石棺,只是样子更大,红色的尸气从里面冒出来。小贱蹲在石棺三外左侧。只见黑猫锋利的爪子使劲地抓着红色的尸气。这尸气将它缠住而且绵延不绝。

    何青菱身上还在不断地流血。

    小贱汪汪地叫着。

    小贱爱小猫,原本只是我的一句戏谑的话语。没想到今时今刻已经成真了。小贱忽然吓了很大的决心,上前跳到了小猫的身边,用一双爪子抓着缠绕着小猫伸手的尸气。

    我从石棺一侧绕过去,却被红色尸气给挡住了。尸气打在我的身上,衣服破了,但是手臂还没有大碍。我想,可能是阴蛇的作用。见红色尸气伤不到我,把玉尺握在手里面,走上前两步,把玉尺压在石棺上面。红色尸气一下子缩回去。大石棺也才变得安静起来。何小猫全身都在流血,黑的纯粹的小猫奄奄一息。黑色毛发掉了不少在地上。

    小贱汪汪地叫着,伸着舌头帮小猫舔着伤口,好似遭受了全天下最难过的事情。我将小猫的嘴巴打开,喂了一点水进去,发现小猫的身体越来越冷,嘴角也开始流血,才发现小猫已经中了很厉害的尸毒。

    而且,奇怪的是,小猫的双腿似乎变得越来越僵硬。谢小玉已经追了上来,她和何小猫相处的时间很长,蹲下来,用自己冰凉的手摸着小猫的脑袋。

    小猫喵喵地叫着,断断续续,如泣如诉。

    外面的人进来。看着玉尺压住大石棺。

    郭决道:“没想到这把玉尺有这样巨大的威力,可以把尸王给锁在里面。”

    花重阳道:“这就是最后的墓室吗?让我们找一找长生不死之药放在哪里了?”花重阳的话说出来。锤爷第一个上前将墓室看了看。墓室留着很久很久之前的文字,看不出什么内容。找到一处,锤爷欣喜,忽然一枚毒镖飞了出来。花长生喊道:“小心。”

    但锤爷已经顾不上什么毒镖,一心想着长生。毒镖从脖子射中,从脖颈穿过去。锤爷握住自己的脖子。奇怪里面的气乱出。血还在流出。

    锤爷道:“少爷。跟……我孙子说……爷爷没时间陪他看喜羊羊……”锤爷鲜血咕咚地流出来,在石板地面上,顺着地板上的图案流动。鲜血流出来,屋里面的僵尸又开始激动起来。被玉尺压住的石棺又有一丝尸气慢慢地流出来……

    花长生哭道:“锤爷。这话我不带回去……”锤爷的身体僵硬,毒箭穿喉,气绝身亡,没有半点可以拯救的机会。只留下后悔的泪水,在世间,一阵清风吹来,泪水很快就吹干。

    你若死了,路人不会伤心,只有你的亲人难过。

    死,打开了另外的一扇门。

    何小猫的神情痛苦,身体慢慢地僵硬。原本充满活力的身体变成了一块黑色的玉。依旧保存黑猫的特征。

    谁能料想,何小猫原来是一块黑色的玉!黑得纯粹,价值连城的一块墨玉,是何小猫。只是为何她活在古墓里面。

    小贱汪汪地叫道,忽然晕倒在地。四只就靠在冰冷的墨玉身上。从小贱身上跃出一丝青烟,落在了锤爷的身上。

    原本倒地而亡的锤爷也动弹了。

    “青青。”

    第15章 小贱的长梦

    锤爷原本已经死了,但是站起来。古秀连看出了明目,道:“这是借尸还魂。这只黑狗身上的魂魄落在了锤爷的身上。”花长生喊道;“锤爷。”

    但眼前的锤爷明显没有答应。

    郭决不由地道:“这狗绝非一般的小狗。”我知道,声音虽然是从锤爷的身体里面传出来,但肯定是小贱的声音。我没想到,小贱居然能有人的意思。而且还把何青菱的名字,叫青青两个人。若真是两个人,肯定是一对亲密的情侣。

    小贱冷眼一横:“不肖子孙。”小贱的眼神却是落在不化骨和银甲尸身上,不化骨和银甲尸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练练退后了好几步。这让我没有想到,也让在场所有人没有想到。

    小贱看着我:“萧棋。你实在是让我失望了。做事情请优柔寡断,没有杀伐决断的作风。被虫老四这样的小角色欺负。什么折华强这样的玩蛋的家伙都敢骑在你脖子拉屎。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鬼派风水师,也算你是一个异类。你的心态柔弱,却也能够真正帮助人。”

    我听了小贱的话,吓了一跳,这还是我家的狗吗?怎么说话跟有个人那么像。那个人出现在我梦里,自称是祖师爷东陵子的。

    我道:“小贱。你难道是仙人吗?”倒在地上的小贱,昏迷过去,挣扎了两下站了起来,晃悠悠地缩在了我的脚下,伸出嘴巴舔了舔我的鞋子。小贱似乎才醒过来一样,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自己到了这里,这么多人。

    我看它的神色,好像一年前,我在白水村,在老村长家里面,和它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样熟悉。

    这会古秀连也看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是你祖师爷东陵子。”站着的锤爷,我以为是小贱的借尸还魂忽然开口说话。我惊道:“你不是在地府当差的吗?怎么就在小贱身上了。”

    东陵子看了一眼不化骨和银甲尸,喝道:“还不给我跪下。”不化骨和银甲尸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面。郭决道:“三金,你怎么跪下来。”不管用什么办法把银甲尸扶起来,银甲尸始终不敢站起来,而是跪在地上,把脑袋贴在地面上,惊恐万分。

    不化骨也和银甲尸一样。跪在地面上一声不吭,头贴着地面,一句话都不敢说。

    东陵子的魂魄居然寄居在小贱的身上,现在到了锤爷的身上。我脑袋里面有点缺氧,不解地看着锤爷的身子东领子魂魄组成奇怪的东西。

    我道:“祖师爷。”

    东陵子道:“在白水镇第一个晚上。你带着小贱去探白敬仁的墓穴的时候,当时小贱就奄奄一息。你带回来胡乱巴扎。当时小贱就死定了。我就寄生在小贱体内,把它受伤的魂魄暂时养着。后来,我就遇到了谢灵玉,也就是你的老婆。还有青青。”

    我回想起一年前那天,小贱原本几乎就要死了,第二天生龙活虎一样,看来是祖师爷寄生小贱体内,才会这样。

    我点了点头。

    “那青青是谁?”我问道。

    东陵子道:“她最开始叫做古青青。后来叫做何青菱。但不管怎么样,就是青青。我在古墓里面呆了很多年。一直不知道呆在我身边的墨玉里面有古青青的魂魄寄生在里面。”东陵子说道这里,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古秀连听到墨玉里面居然是古青青。当即跪下来,对着墨玉叩拜,一共磕了九下。

    我回想一年的发生的故事里面。小贱和小猫之间磕磕绊绊,发生那么多事情。原来只是祖师爷寄身在一只黑狗身上,就是为了苛求古青青的原谅。

    我问道:“那在泰国。为何何青菱……为何祖师奶奶忽然之间就离开了……”

    东陵子有点难以启齿地说道:“只不过是我多看了一眼三个泰国人妖。它就生气走了。”

    我下巴差点掉了。当初我猜测小猫是遇到极为复杂的原因才离开的。没想到只是因为吃醋才会离开的。难怪哲人们说,世界上女人吃醋是最可怕的事情之一。祖师奶奶还真是倔强的一只小猫。

    生前必定是拥有鲜明个性的女子。

    不然,祖师爷也不会寄身在一只小狗上面,就是为了苛求祖师奶奶原谅。这种事情,我他妈只能赞一声:祖师奶奶,你实在太帅太漂亮了,就应该这样对付这个古灵精怪的祖师爷,对于传言之中的祖师奶奶,我实在是太崇拜了。

    我问道:“祖师爷。那么两次托梦的事情呢?”祖师爷骂道:“你小子怎么这么笨啊?我跟在你身边,要给你托梦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摸摸脑袋,在古灵精怪的祖师爷面前,我还是太幼稚了。我连忙说,弟子愚笨,祖师爷您老人家别放在心上。

    戴豪听不下去了,喊道:“听了这么多猫和狗,还有祖师爷祖师奶奶的。我都听烦了。古墓的长生不死的灵药到底在哪里啊?”

    东陵子很生气,他喊道:“花千楼,把他给我杀了。这个大毒枭,我早就弄死他了。”原本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不化骨忽然站了起来,跳上前,动作很快。戴豪手里面的枪打出一梭子弹打在不化骨身上:“祖先啊。救我啊。”

    地养尸似乎没有动静,他原本是国家民族的影响,对于子孙做这样的事情,本来就十分反感。而且奇怪的是,地养尸也似乎动不了。

    不化骨是郭芙蓉带来的加以控制的,现在没想到居然对于不化骨失去了控制。这一只叫做花千楼的不化骨听了东陵子魂魄的声音,当真不顾子弹。

    戴豪躲避不过,转身就往洞口跑去。

    不化骨上前,抓住戴豪,猛地一撕裂,将戴豪的剩下的一只手给撕下来,躺在地上哀嚎不已。不化骨伸出叫将手臂踩碎了,再也接不回去。戴豪骂道:“我操你妈?”

    戴豪随身还带着一个手雷地瓜子,用脑袋一磕,准备跟所有人同归于尽,不化骨一脚将他的下巴踢开,手雷滚在一边。

    不化骨一脚力气巨大,戴豪当即丧命。其实戴豪本可以不死,如果他不去拉开手雷的话,就能活下来。

    我看着站在一边的地养尸,似乎眼角又流出了泪水。这是我第二次看到他掉眼泪。

    花长生“阿弥陀佛”地喊了几遍。这是入洞来死的第二个人。金三角的毒枭死掉了。

    不化骨杀死了戴豪之后重新走回来,跪在了东陵子面前。花重阳惊呆了:“是……叫什么……花千楼。”花长生问道:“怎么了?”

    安倍惠子插嘴道:“当年东陵子收的花家徒弟。大徒弟就是花千楼。这不化骨是你们花家的祖先。”花重阳终于想起了族谱上面有这方面的记录,拉着花长生对着不化骨跪下来:“祖先,不要见怪。祖先,不要见怪。”

    我心中默默地感叹,东陵子的逆天出现,现在形势已经大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东陵子接下来要收拾的人应该就是安倍惠子了。

    我看着安倍惠子脸上挂着的笑容,不知道她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东陵子道:“安倍现在家主叫做安倍困吧。来了就出来吧。”安倍惠子脸色一变,她没想到东陵子还是知道来了。

    从安倍惠子跟班之中走出一人,年纪约莫五十岁出头,带着微笑,微微一鞠躬:“东陵子先生你好。欲求长生药,何必靠别人。我现在离开这里,你们就永远困在海岛之上。就像当年你被困在这海岛上一样。”

    说话正是安倍家主安倍困先生。

    第16章 情字

    安倍困普普通通,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人一个人。他的意思很简单。没有船,所有人就困死在岛上。

    东陵子道:“安倍家在一百年被一个叫做孟少锟的风水师赶到了东京,杀得安倍家一败涂地,甚至把东京的风水给封住了。没想到现在还没有改一改傲娇的脾气,真是可笑啊。”

    我似乎听说过孟少锟,好像他对付了一只银僵,当时我就惊为天人。但是只身一人赶到东京,将安倍家挫败,这种故事听起来当真是故事里面一样。安倍困脸色难堪,想反驳还是找不到言语,看起来是真的。古秀连惊叫道:“这人岂不是逆天了!”

    东陵子道:“他是杨筠松的隔代弟子。后来英年早逝。那个谢灵玉下到冥府之中就是为了寻找他的。”

    我原本是要听安倍家被孟少锟放倒的故事,听到东陵子的话,也惊叫道:“孟少锟。谢灵玉下去是寻找孟少锟的?”

    东陵子道:“我不会骗你的。谢灵玉原本是灵狐渡劫来到世上的,是官家小姐。但是在京城官府之内,遭人杀害。死的时候,是俯身葬的。”

    我知道俯身葬,就是将死人脑袋朝下,背朝天这样压住,其实就是提防魂魄报仇的。而谢灵玉要求和北京二锅头,肯定也是这个原因。

    我问道:“是什么人杀死谢灵玉的?”

    东陵子道:“这段公案当年已经有了结局,不说也罢。孟少锟找到了谢灵玉的墓穴,在里面发现了玉尸谢小玉。谢小玉也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距今应该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后来谢小玉在孟少锟过世之后流落到了云南一带。”

    孟少锟,大风水师,封住了日本东京的风水。这样的一个人,绝对是英杰。难怪谢灵玉回去寻找他的。一想到这里,我感觉心中完全不是滋味。我和一般男人一样,发现原本恋恋不舍的女人,心中存放着一个极其优秀的男人,这个男人所站立的高度远远超过我。

    我心中苦笑,原来原来,我不</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