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呀小说 -> 玄幻魔法 -> 最后一个风水师

正文 最后一个风水师第46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br />

    海洋公园晚上八点关门,还有几个小时。周亮亮心急如焚,车子开得很快。我也很紧张,屋里男子的话很明显,就是红面具女人也是郭家的大小姐,她带着郭芙蓉来的。

    这么说来,红面具女人可能带着两只僵尸来的。

    第一只是香尸郭芙蓉。第二只应该就是绿港镇煤矿里面挖出来的石棺(那一只被挖出来。被红面具女人带走。而赶来的薛幼娘只是得到了石棺,后来上演了一起石棺送小玉的过江戏份。当时把沈易虎差点吓死过去。)而且,她是去与人接头,那接头的人会是谁?

    而且郭芙蓉是红面具女人带来的。那么郭七七和郭维新为什么没有来,难道是郭家内部的争斗,让他们失去了自由。

    我想了一下道:“亮兄。可能有点棘手。”周亮亮道:“我知道。萧大师,到时候我要把芙蓉救出来,然后变成僵尸。我已经抱有必死的决心。你到时候危险,自己先走。”周亮亮从车里面拿出一把手枪,交给我,是一把黑星五四。我见了这枪,久违感觉,身上的血管加速流动。豪气干云,竟有一种人生当如此的感觉。

    把枪收起来,放在腰间,用衣服拉下来盖上。看了一眼谢小玉,心中的忧虑更加严重了。

    到了海洋公园,海洋公园很大,要找到红面具女人根本很难。但是我记得她行动不太便利,这是一个特征。周亮亮告诉我,他有办法。周亮亮就如同人群之中孤狼,要找一个他要找的人,很容易,绝对比一般人要容易多。

    在“海洋馆”看到了红面具的女人,她依旧带着面具,正在看海豚表演。远处的山风吹来,不见人的表情。

    周亮亮道,我现在就过去。我摇摇头道,再等一下,她不是在跟人接头吗?要不我们再等等,或许她把郭芙蓉藏在什么地方。

    周亮亮和我找了位子,坐在另外一边。我看着红面具女人,看不清背后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她面具背后藏着一张什么样的脸。

    忽然,红面具女人看了过来,很快站了起来,脚步虽然很机械,但是走动起来很快。

    我叫道,不好,(w/u)她发现我们了。

    周亮亮跟着站起来。我拉着谢小玉,跟着追上去。人很多,动物都很孤独。不远处的高山之上缆车上上下下,也显得那样孤独。

    我们追上去,红面具女人已经没有身影。

    “别动。”周亮亮四处寻找,忽然被一把枪抵在了身上。

    周亮亮竖起手,红面具女人伸手把他身上的枪给解下来。我喊道:“这里人多,找个地方再说。”

    红面具女人点点头:“你是萧棋。我见过你。没想到你找来了。”我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

    红面具女人没有再说,而是从随身袋子拿出了几个面具,我带上了一个黑色的面具,而周亮亮带上一个白色面具,另外丢给谢小玉一个绿色的面具。

    而她自己是一个红色面具。

    红面具女人道:“不管我是谁,我都没想过要害你。毕竟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

    周亮亮原本是杀手,却被人抄了近路,给控制了。我是见识红面具女人的威力,她若真是郭家的人,三尸虫可能对付不了她,眼下还真是棘手。

    周亮亮对我摇摇头,我带上面具就跟着红面具女人。

    远远看着laughing,将领子拉高,登上了缆车,眼神很散漫,但若有若无地看着四周。他不是黑社会大哥吗,怎么忽然来海洋公园游玩呢。

    红面具女人带着我们走了几步,到了海洋公园一棵树下。已经是下午,眼看就是黄昏来临。

    果然看到一个穿着整齐西装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戴着一顶帽子,他带着的面具是紫色。看着身段和修身的西装,一看就是翩跹美少年,至少应该是一个帅哥。

    紫面具走过来。

    红面具女人说道:“你们都老实点。”

    我看着的打扮,好似就是古秀连。我和他之间还有一个协议,我敲下牙齿给他,他给我下过诅咒的。当时就是为了对付红面具女人。

    红面具女人开口道:“是你要见我?”

    紫面具道:“这些都是你带来的人。好多颜色啊。红的,白的,黑的,绿的。”

    红面具女人道:“没错。”

    紫面具点点头道:“也好,也好。我正好想今天把你除了,你带了这么多僵尸来,正好我带回去。”

    红面具女人问道:“莫非你也受到了邀请?”

    紫面具道:“把你的僵尸给我带回去。那样,我就能多一层把我。”

    我的心中明亮。基本上已经到齐了。我有一只。花长生有一只。戴豪有一只。红面具女人有两只。眼前的紫面具有一只。就是六只。

    紫面具忽然胸前贴身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把手枪,指着红面具,然后开枪。

    周亮亮猛地喊道:“芙蓉。你小心啊。”只见周亮亮一把推来了红面具,胸前的血液开放,如同一朵火红的玫瑰。

    异常绚烂。

    我们都知道,红玫瑰其实是爱情的意思。

    第5章 最后的银甲尸

    我暴喝一声:“古秀连,你敢杀人 ?'…'”紫面具嘀咕一声:“是你。萧大师。莫要忘记了当日的我给你下的毒咒。要和我一起对付这红面具女人的。”

    我这才明白,原来真的是古秀连。而让我更没想到的是,眼前的红面具女人居然是郭芙蓉,这个周亮亮一直寻找的女人。

    红面具将倒在地上的周亮亮抱在怀里面。古秀连还要动手。谢小玉发力,将古秀连撞倒在地。古秀连倒在地上面,面具落在地上,露出他的脸庞。

    半边脸已经是伤疤。他在杀手左善的时候,被左善吐出一脸的毒血,已经毁容,后来说是去了韩国整容,没想到还是毁容。

    原本俊秀的脸满是伤疤,如同地狱出来的魔鬼之中。

    古秀连已经撕破脸,拿着枪开了起来,一颗子弹飞出来将小孩手里面的气球打破,哇哇的哭了起来。有人已经看到留了一地血的周亮亮,被一个红面具的女人抱着。

    古秀连手上的枪已经明晃晃地拿出来。人群瞬间就响起了尖叫声音。我将黑星五四拿出来,对着古秀连开枪。

    这枪上面没有消声器,枪声一响,很快就有人发觉了有枪战发生。

    红面具女人,不,是郭芙蓉将周亮亮抱起来。走起来的姿势有些问题,但是很镇定地走着,走得很快。我喊住谢小玉回来,边走边开枪。古秀连见没有希望将我们全部灭了,转身逃进慌乱的人群。

    走出两步,我们把面具都摘掉丢进垃圾桶里面。出了海洋公园,上了一辆卡斯特商务汽车。里面坐着的一具披着黑布的僵尸,我看了两眼,原来是一只不化骨,修为也是十分惊人,应该就是从绿港镇煤矿里面挖出来的僵尸。

    车子开出了两里,就停在路边一个僻静的地方。

    古秀连子弹致命,打在了周亮亮关键部位,鲜血往下流,已经没有回天之术。

    周亮亮是杀手,他应该是反应异常灵敏的人。他被红面具女人抄近路逼住了,只说明了一件事实,那就是靠近他的人是他觉得安全的。这气息虽然被掩盖了,但还是让周亮亮发现了。所以周亮亮为了救打向郭芙蓉的子弹,他挺身而出。因为他知道,这个红面具女人其实是他的爱人。

    这是一种情人之间很微妙的感觉,用言语难以形容,只有当事人才能感觉出来。不知为何,我的眼泪从眼角落下来。

    红面具摘下来。白色的嘴唇上面,沾满了薄薄雾霜一样。手上面的指甲已经长出来,长长的绿绿的。

    周亮亮道:“没想到,我还能见到你。当你靠近我的时候。我就发现是你了。只有你,才能让我悴不及防。”

    我看过周亮亮给我的照片,和照片上的郭芙蓉相比,眼前的郭芙蓉脸部发生很明显的变化,眼睛看的不那么黑,眉毛也很长,指甲那么长,她已经不完全是一个人。郭芙蓉的面容变化很大,和我在旧楼第一回见到她那时相比,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她的脸上的肌肉变得僵硬,而且动作也缓慢了不少,似乎情感也变得缓慢。

    和当初年少时候相比,郭芙蓉已经是变得难看,变丑了。似乎青春不再,年老过去。

    周亮亮接着说道:“芙蓉。你这些年过得很辛苦吧……”周亮亮的脸色越来越白。我心中堵得慌,推开车门,将车门关上,单脚靠在车门上,点上了一根香烟,看着迷迷糊糊的风景,夜色急不可耐地降临。

    烟雾升起,充满了迷蒙一样的夜色。车里面,生死别离。

    郭芙蓉终于说话:“你真傻。那颗子弹打在我的身上。我不会痛的。”

    周亮亮说了很多俗话,他又说了一句俗话,即便你不会痛,但是我的心会觉得痛。鲜血从车里面流出来,滴滴地落在路面上。周亮亮喊道:“萧大师。快快……把我变成僵尸吧!”

    我将烟蒂掐灭,开门进去。周亮亮一把抓住我的手,喉结在动,眼睛已经无力了。

    我看着郭芙蓉道:“要不,你上前咬一口他。让他变成僵尸。我再想办法帮你们。”我这句话是违背鬼派宗旨。周亮亮也想郭芙蓉投来眼神,可是郭芙蓉一直没有动好似感情枯竭一样。

    郭芙蓉摇摇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忽然浅浅地低下头,用嘴唇吻在了周亮亮的额头上面。

    周亮亮的气息慢慢地没了,身边变冷。郭芙蓉终于也流下来了眼泪。

    她说道:“没事的。让他安安静静地死去吧。变成僵尸,还是算了。哪能那么容易就变成僵尸了?”我也愣了,郭芙蓉很沉默了一会道:“我只是郭家的一个失败的产品。我原本是变成香尸,奇怪的是魂魄却还留在身上。整个人也慢慢地发生了可怕的变化。我指甲长得很快,而且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僵硬,而起我还会变丑的。”

    我没有再问下去,关乎郭家养尸的秘法,肯定是极为隐秘。我问了另外一件事情,你们郭家和虫家最后怎么样了?郭七七她怎么样了?

    郭芙蓉说道,虫老四策划了很久,再加上了他得到了郭天劫的《养虫笔记》和养在山里面的虫子,所以占据很有利的地位,再加上郭家内部几人都不团结,在虫老四带领的虫家面前,几乎不堪一击,若不是家主郭维新苦苦撑着,只怕郭家将倒下去。

    我道,郭老爷子倒是个了不起的人。

    郭芙蓉道,后来郭决伸手帮忙,虫老四这才收敛,解开种在郭家人的虫子,后来血契也解开,从此郭家和虫家已经没有任何关联。

    我没想到,郭决出手帮忙,看来他还是承认是郭家的人。

    郭芙蓉又说道,不过虫老四拒绝交出郭天劫的《养虫笔记》,和郭决闹起来,有些人无辜而死。

    我骂道,充老四,我早有一天回收拾他的。郭芙蓉忧虑地说道,他要真是学会了《养虫笔记》的所有内容,怕是……

    ……

    周亮亮死了,他没有变成僵尸,或许这对于他而言,死在情人的怀中,并不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而我,最终食言,对不起周亮亮。

    但世上,能如他这般死去的人并不多。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今夜的月光分外明亮。

    海洋公园的枪战发生,很快就上了新闻,镜头里面看到几个戴着面具的人在跑动。我新买了两件衣服,把衣服和鞋子全部扔到了垃圾桶,给小玉换上新的绿色外套,又换上一双平底鞋,戴上了帽子。回到金钟附近的酒店。所幸没有人发觉。

    但香港警察的办事效率很高,我内心深深地觉得担忧。

    第二天,花爵爷花重阳带着花长生和锤爷来香港,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苏富比登记了名单。

    花长生长满了胡须,头发也很长,一看就阳刚不少,和之前的奶油小生有千差万别。花长生订好了五星级总统套房,让我过去跟他一起住,商量关于拍卖的中的事情。我便带着谢小玉一起去了。对于和土豪做朋友这件事情,我从来不会反对。

    花长生办好手续,等着五天后的拍卖会,在这期间参加了一些业务洽谈。一切都是锤爷陪伴,花长生出门办事。倒把花爵爷留给我,这个老怪物,性子高傲,让然受不了。

    花重阳让我带他出去玩一下。我在海洋公园上演了枪击事件,怕出去招惹风声,加上外面太阳大,谢小玉又不能出去。我找来扑克牌,和花重阳玩起了扑克,两人玩牌着实太无聊。

    熬到晚上,没等花长生回来。花爵爷就要出去走走。看看香港夜生活。我也憋得不行,看着花重阳这种老脸,实在是受不了。但花爵爷身上的褂子不知道穿了多少年,完全不像是都市人。我给他弄了几件牛仔裤和格子衬衣,弄了一定帽子,只是皮肤黑的吓人,进了店子,把美女店员给吓过去。我眼睛一红,告诉她们,这是我爷爷得了绝症,现在没有多少日子了,你们一定不要歧视他。

    美女店员露出同情的眼神,看着干瘪要死一样的花重阳,选好了几件衣服,换下来的黄马褂提在手上面。花重阳让我带着他找一找吃狗肉火锅的地方,捉摸了半天,只找到家羊肉火锅店,花重阳笑得牙齿都要掉下来,我让他把帽子压低一点,他还是把帽子给摘下来。我抱歉地说道:“我爷爷得了绝症,所以变得要这个样子。你们不要介意啊。”

    店老板嘀咕道:“今天也真是奇怪。好几个得了绝症的人赶来吃羊肉火锅。”

    老板的话我没当回事,真是遇到绝症病人,那还是有缘分,至少不会让花爵爷觉得难看。

    吃羊肉火锅店,最难受的当然是小贱,它高傲的灵魂对于这样一群食客表示极度的愤怒很不满。叫了两声,店老板目光看来,小贱终于不叫了,怕是要被人杀了做成狗肉火锅。

    我无意之中看过去,只见火锅店最西段坐着的,不就是吃着羊肉火锅的老乞丐,只不过这回衣服稍微整洁了一点。而坐着他身边,全身银白应该就是老板口中另外一个绝症病人。

    这不是银甲尸,这不是三金吗?

    第6章 越来越好玩

    店老板估计纳闷了,今天还真是来了不少绝症的病人。一个皮肤银白,露出一张脸,样子看起来跟死了一样。忽然只见又来了一个脸上干煸几乎没有肉的人。估计一个是白化病,一个是食道癌很多年没有吃饱饭才会饿成这样的。

    店老板有个远方表哥,多年之前生过食道癌,后来就是花重阳这个样子。吃不得东西,看着东西都流口水,最后只能吃粉条,一根根地往胃里面吸进去。所以店老板特意端上了一盘米线过来,十分同情地看着花重阳。店里面人很多,雾气升起。我看着三金。三金也看着我。

    老乞丐也就是郭决。他忽然也看了过来。郭维新说过,郭决和外公起争端的,我之前身上的百阴也是他种上来的。只是没想到郭决带着银甲尸就这样出现在香港羊肉火锅店,不知道他是怎么样躲过海关的,把三金带进来的。

    郭决朝我示意,伸筷子夹起了两块羊肉晒给了三金。三金咕咕地咬起来,吃了两口,骨头也没有吐出来。再看花爵爷,吃了羊肉,也很开心,不过花爵爷好在一点,就是还能吐骨头的。

    过了一会,郭决带着银甲尸三金过来拼座。谢小玉警觉地看着三金,我轻拍她冰凉的手,安慰她不要害怕。花爵爷一直忙着吃羊肉,抬头看了一眼郭决,喊道:“老板,加两双碗筷。”

    店老板看着两人坐在一起,一黑一个银白,赶紧跑过去加了碗筷,只是觉得两人太可怜。店老板道:“你们好好吃一顿,这一顿我请。”

    花爵爷听了老板的话,喊道:“你再加点肉来吧。”店老板赶紧让服务员加肉,估计是最后时刻,还能吃多少啊。郭决也没有说话,拿起干净的筷子,将锅里面的羊肉夹起来放在三金的嘴巴里面。

    人生最荒唐的事情之一,就是出门吃火锅,对面坐着两只老僵尸。

    郭决很耐心地喂着。花爵爷很仔细地吃着。完全不像是有仇的人。小贱更是气愤,但是还是放弃反抗,感觉把脑袋缩了回去,安安分分,守着四条腿和一个脑袋,还好,没有把自己炖成火锅。

    花爵爷吃得差不多:“还是差了一点。萧棋啊,你的狗味道肯定不错。什么时候可以吃起来就好了。”郭决说道:“是的。肯定不差。”

    我这心里面更纳闷了。郭决不是带着银甲尸都打到了花家总部去了吗。现在还可以坐在一起吃羊肉,而且还很友好地商量着把我家的小狗哥给炖成火锅。如果我不是亲眼看到银甲尸打到花家去,我真以为两人是很好的朋友,多少年没见,见面就赶着一起过来吃火锅。

    我问道,你们二位,确定不会在这里打起来,要是打起来,我就躲远一点,你们打完之后我再出来。

    郭决夹起块羊肉,自己吃了起来,吃完之后才说道:“谁没事天天打架,我们是多年好朋友,见面之后吃点火锅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花重阳也应道:“是啊。萧大师,你怎么巴不得我们打架呢?”

    我更是听蒙了,郭决带着银甲尸冲到花家去。第一次和花重阳见面,他以为我是郭家的人,差点就把我杀了,现在跟我说,我巴不得打架。

    我摇头说道:“有点看不懂你们了?”

    郭决道:“你肯定是中了郭维新那小子的迷魂汤了。他是不是还要把孙女嫁给你啊?鬼派传人都是杰出之人,没想到到了你们这一代反而变成这个样子了。”

    郭决接着说道:“郭维新甚至拿出一封信告诉你。说我和你爷爷本来就是认识的。然后根本就没有想着告诉你。说你笨你还别顶嘴。他只是想让你解开铜罐子的秘密而已。”

    我把铜罐子拿出来,道:“那为何他要把铜罐子还给我?”郭决嘀咕一下,将他的长头发扎成的辫子往后面拉了一下,道:“这老小子肯来是铁定要把脏水往我身上泼了,他一定说我害死了龙游水。该死啊。那封信本来就是寄给我的。”

    郭决说道这里。我不由地想起信里面开头称呼是“郭兄。”两人都姓郭,称呼郭兄都有可能。照郭决这么一说,郭维新也有嫌疑。

    我之前觉得自己智商不算低的,现在跟着一群怪物打过交道之后,我就开始变笨了。完完全全的菜鸟级别。花重阳吃饱了之后,对着郭决说道:“怎么你也过来了,不是找死吗?我都来了,你的小银甲尸还不是我的小菜吗?”

    郭决神色一变,回道:“花重阳你个老妖物。我这三金跟我相处多年,你要是敢对他动手。老夫拼了一条老命也要弄死你。将你的骨头剥下来,做成拐杖。反正你的骨头硬得很。”

    花重阳呵呵笑道:“要不你试一试!”郭决起身喊道:“三金。咱们走。”花重阳喊道:“不送了。”等到郭决带着银甲尸离开。我问花重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花重阳笑道:“他心痛银甲尸,而我可以对付银甲尸,所以他怕我把银甲尸给吸干了?”

    “吸干了?这不是安倍家的妖法吗?”我问道。安倍唇就把老尸白敬仁给吸干了,这种妖法专门就吸人的生气,或者是僵尸体内的尸气,化为己用的。花重阳呸了一声:“请不要把我和日本人相提并论,好不好?我和他们的不一样。我吸走尸气,是为了正义,而他们是为了修炼,变成老妖物的。”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郭家这么惧怕花重阳,原来人家还有这一手。我心中呵呵一笑,自己就是老妖物。

    我问道:“那你到底是人还是僵尸呢?”

    花重阳站起来,舒展了腰身,喊道:“走吧。没吃到狗肉。吃了羊肉也差不多了,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上火的。”花重阳将褂子提在手里面,身上充满快活的神色,怕是很多年没有这样痛快地吃过,在热闹的都市里面玩过。

    出了火锅店,一群人手里面提着长刀,笔直朝我们这边跑来。领头一个喊着粤语:“大哥,就是他。我看他和金三甲来的人接头的,是laughing的人。”花重阳很是生气道:“这不是逼我动手吗?萧大师,你来解决吧。”

    我还真担心花重阳动手,一群人变成人肉干,这事情就变大了。我转身回到火锅店,将一张折叠凳子拿在手上面,喊道:“你们这是群殴吗?”

    看来就是群殴了,有两人把刀用白布条绑住手上,冲上来就动手,我折叠椅迎面就打上去,两人倒还没下来,就照脸打过去,几颗牙齿掉在地上。花重阳喊道:“那个萧大师啊,打人动作还是很潇洒的啊。”

    我心中暗骂,你当然觉得潇洒啊。

    一群人将我围住,叫喊声越来越大。谢小玉也站在一边看着,没有上前。三下五除二,一群人战斗力太弱,被我放倒在地上。不走远的是,我和花重阳还有谢小玉被带回了警局,十几个地痞进了警察局,闹得不行。

    花重阳很快就被锤爷带着律师给保释走了。而锤爷对我心中记恨,对着警察局的人说瞎话,说不认识我,让我和谢小玉呆在警察局里面过夜,无人保释。

    我将口袋里面的一张名片拿出来,看着上面“赵半山”的名字,上面还有号码。他要花钱卖我的画,干脆给他打电话,让他把我保释走了。或许能有作用。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我给赵半山打了电话,没过半个小时,就看到赵半山带律师来警署保释我。

    赵半山的车里面还带着一只白色的鹦鹉。咯咯地叫着,说着两句鸟语,反正我是没听到的。赵半山道:“它是讲欢迎你的意思的。”

    我抱歉地说道:“那个赵先生,麻烦你了。”

    赵半山道:“你怎么跟蓝星的人打在一起了呢?你是白星的人吗?”我摇摇头道:“可能是他们误会我了。”肯定是我救下laughing的时候,有人跟踪我了。后来有看到我和于千在一起。

    看来这个叫做蓝星的社团要和白星社团争生意。而这一笔生意就是戴豪戴来的。只是这样明目张胆,上街砍我,太不给我面子了。

    赵半山和煦微笑道:“萧先生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倒不好意思地说道:“麻烦赵先生了!”

    白鹦鹉又叫道:“不客气。不客气。”赵半山道:“这鹦鹉叫小飞。一直跟着我的。萧先生,如果需要帮忙,就告诉我一声。我乐意为先生帮忙。”

    我奇道:“你我素昧平生,我怎么要求你帮我呢?”

    赵半山把车子停在我休息的酒店门口:“萧先生。我见你第一面,就知道你是龙游水老先生的传人。我帮你是应该的。”

    我问道:“龙游水是我外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赵先生如此仗义。”

    赵半山淡淡一笑:“这件事情对于龙老先生是件小事,但是对于我而言就是天大的恩惠。我说不说无所谓。我见你来苏富比,莫非是为了金罐子而来的?”

    小贱捣蛋地叫了一声,吓得白鹦鹉喊道:“坏人……坏人……”

    第7章 身陷囹圄

    赵半山见我犹豫:“我也看到铜罐子的消息。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苏富比等恩人的弟子过来。所以那天碰到你之后。我提出要买你的画,其实我只是要验证你是否带着那把玉尺。”

    我摸着小贱的脑袋的,让小贱不要欺负可怜的鹦鹉,小鸟愤怒起来,也是很可怕的。小贱被我摸了一下,就没有再调戏白色鹦鹉。

    我道:“赵先生。谢谢你。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事情到此为止了。谢谢你。这一幅就当你送你的礼物。”我从谢小玉身上拿出一幅山水画,递给了赵半山。

    赵半山犹豫了一会,接过画:“你要是真的信得过我。两幅古画都给我,我给你买个好价钱。”

    我思索了一下,把两幅画都递给了赵半山。我开门,小贱跳下去。何小猫看了一眼白色鹦鹉。谢小玉跟了出来。

    赵半山只是个老实本分的商人。这回来的要么是银甲尸,要么是地养尸,还有郭家带来的一只不化骨,就连炼尸失败的香尸郭芙蓉,也绝对不是吃素的。让他卷入漩涡里面来,不见得有太好的下场。

    若因为外公有恩于他赵家,害得他牺牲了。我又怎么对得起外公。下榻酒店门口,花长生急匆匆地从里面走出来,身后跟着是锤爷。

    花长生见我回来,连忙道歉:“锤爷做得太过分了。”我冷笑道:“和尚。世间事情是这样的。你和我虽然是好朋友。但是我和你们花家不一定是朋友的。你们的锤爷这样做是对的。”

    锤爷上前喝道:“别以为少爷把你当成朋友,你就能随便说话了。”锤爷在西安的时候被建国叔教训过,怕是因此怀恨在心中。

    他是花家的大管事,西安一片黑道都被他镇住。有时候花长生都镇不住的锤爷。花长生只能喊道:“锤爷,没你的事。”锤爷又教训起花长生,说不能让这假风水师影响了少爷你的智商,少爷是聪明的人,跟智商低于五十的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就会变笨的。

    我虽然不能聪明,绝对不允许有人这样当面说我笨。我喊道:“小玉,上。”

    谢小玉听了我的声音,走得很快,没等锤爷反应过来,已经两巴掌打过过去。啪啪两声响,干脆利落。锤爷见了谢小玉的神色,竟是不敢动弹。我骂道:“大色狼。”

    过路的人指指点点地说着话,说一把年纪了,还做着事情。锤爷愣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反而坐实了我的声音。

    我道:“和尚啊。我虽和你是好朋友。但你有世族在你身后。我不跟你回去住了。锤爷怕是恨我恨得牙痒痒的。我可不想醒来的时候,变成了缺胳膊断腿的。”花长生道:“那……随你吧……”

    “人在江湖,总会身不由己的。”我说道。

    带着谢小玉,谢小玉走之前,又给了锤爷两巴掌,锤爷的脸已经肿成大包子了。嘴里面几颗牙齿又开始松动,原本的牙病也被打发作了。

    于是,我又回到了热闹市井气很浓的丽晶大酒店里面住下来。

    回头看了五星级酒店门口站着的花长生。

    我和他是朋友。

    可惜他不再是一个自由的人。他不自由地叹息。他不自由地叹息。他不自由地爱恨情仇背后,是一个孤独的心。

    和尚啊,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丽晶大酒店的德叔小拇指挖着鼻屎,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拉着这么一条土狗,还是在丽晶大酒店符合的你的品位。”

    我笑道:“还是原来的那间房子吧!”徳叔今天换了一件豹纹的衣服。

    我问道:“如花呢?”

    徳叔道:“前几年生病过世了。后来就把店转给我了。这生老病死就如同一种梦一样,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结束了。”

    我笑道:“老板,你是隐藏在闹市里的哲学家,似乎看透了人生的真谛一样。”

    徳叔摇摇头道:“生活是最好的磨难。当你经历生活,你会明白整个人生,原来是痛快比幸福要多,可我们记住了幸福,忘记了痛苦。所以我们会最后快乐,一直快乐的。”

    德叔说道这里,流下来了眼泪。

    我问道:“你还在思念如花吗?”

    徳叔没再说。

    我开门进去,将床上地板上面的蟑螂给赶走,收拾干净后。给小贱和小猫找吃的,路过超市弄了青菜叶子,给蜗牛喂养了一点。

    望着北方,看着灯火繁华的香港。

    情不自禁给家里面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母亲,她告诉我,最近流行广场舞,村里面有人组织广场舞学习,可能在五一劳动节的时候,要去镇里面参加比赛,然后去江南市里面比赛,拿了第一名,会去香港旅游。

    我呵呵笑道,真巧,我现在就在香港旅游呢?

    母亲道,那真好,你去过哪些地方,回来告诉我,到时候我们要去,我跟他们将,我家萧棋就在这里玩过……

    父亲在屋里面看电视,打瞌睡睡过去。母亲没让他接电话。

    挂上电话,沉沉地睡了过去。

    谢小玉坐在窗口,目不转睛地看着远方。小贱靠在小猫的身边,打了哈欠,睡了过去。

    小猫呢。

    小猫并没有睡过去。

    ……

    翌日。乌云密布,似乎要下雨了。下楼买了早点,拿了两份报纸,一份是讲八卦,一份是新闻时政的。回来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跟着我。

    八卦报纸上面讲:刘德华暗恋梁朝伟,王菲昨日出家。真是看起来吓死人,报纸敢这样写。

    我垫在快餐盒下面,将新闻时政报纸打开,报纸上面报答了两起离奇的凶杀案,和失窃的案件。

    有人被旺角被人割破了大动脉,流血而死,奇怪的是四周并没有发现了流出来的鲜血。

    我把报纸反反复复看了一个遍,打了一个寒颤。不是所有僵尸跟谢小玉一样不用喝血。肯定是有人带了僵尸过来,又不让僵尸直接咬人脖子上面的大动脉,怕发生尸变,所以刚才打昏放血喂养僵尸。

    另外一宗案件,是有个女警被打死,好像是撞进了毒贩交易,被毒贩开枪打死。重案组已经开始跟进。另外的失窃案件,是医院里面的血浆被人偷走。一共是丢失了十包新鲜的血浆。

    我猛地把报纸拍在桌上。

    第割破大动脉放血的人实在是太狠了。可以跟医院偷血浆,干嘛杀人啊?

    忽然两条绳子从上面垂下来,两个全副武装的人端着两把5冲锋枪,我脖子上面也有红点,谢小玉脖子上面也要红点。

    我喊道:“小玉,不要动。”

    我将双手举在头上。飞虎队员喊道:“里面已经安全了。”很快有人破门而入,是毒品调查科nb的警察。

    将房间里外里查了一个遍,发现了那边黑星五四手枪。而且还有蜗牛,玉尺和罗盘铜罐子全部被找出来。谢小玉也被铐上了手铐。

    我喊道:“不要伤害她。她只是个小女孩。”小贱和小猫也被带走,我被戴了头罩押下车去。

    德叔喊道:“猫狗,也要抓走吗?”

    小猫忽然利爪一划,带着小贱冲出了警方严密的布局,逃之夭夭了。我也松了一口气,有何小猫照顾小贱,我也放心了。

    只是谢小玉没有被戴走,跟着压上了警车。到了香港警察总部大楼。很快就被人带上去了。很快,海洋公园枪击案提取到的子弹,跟我黑星五四完全一样。这种大杀伤力的枪支,也是很多毒贩的标配。

    审讯室里面,几张照片丢在我面前。前面几张是在金三角,我在戴豪寨子里面说说笑笑的样子,另外一张是入境的照片。另外一张,是我跟着戴豪上车时候拍下来的照片。

    还有是割喉案件凶杀现场旁边,居然有人留下了一行字迹:“是我萧棋干的,你们抓得到我吗?”

    是谁带僵尸杀人喝血,然后往我身上破脏水。我把所有人都想了一个遍。跟我吃羊肉火锅的郭决有可能,那个毁掉半张脸的古秀连也有可能。以他的性子,带一只性子毒辣的僵尸入港,也是有可能的。

    这两个人,肯定是他们其中一人做的,往我身上泼脏水。

    审判的李警官道:“老实交代问题吧。萧棋,告诉我,你到香港来干什么,你已经杀了几个人。大毒枭戴豪现在住在哪里,这会你们准备在香港买多少毒品?”

    早上十点,来香港的第一场大雨来得猝不及防。

    看着各种各样的照片,我说道:“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说明我贩毒和杀人。你们是警察,应该明白我要是杀人不会蠢到留下字迹的。我去金三角,只是去旅游的。”

    很快更多的资料被送来。昨天我和蓝星的帮派的人打架斗殴,而且还和毒品调查科的重点监视的白星社团的大哥之一laughing有交往。

    种种线索提醒李警官相信,我来香港不是简单的旅游。

    “啊啊啊……”我似乎听到了谢小玉的声音。

    我发狂扑上去,喊道:“我表妹只是智商五岁的小孩子。你们不要审问她的……”

    两人上前将我压住。李警官道:“你的同伙在哪里?”

    我杀意一起,喊道:“不要伤害我的表妹。”

    第8章 准备好了

    李警官站了起来,我脸上肌肉抖动,枪伤留下来的刀疤更是惊人。两人上前将我压住压住。外面传来了重击声音,审讯室打开,小警官喊道:“那个女毒贩抓住了老鸟。”李警官看了一眼。

    我被压住桌面上:“我要是不出去,你们所有人都会死的,都会死。我表妹会杀光你们的。带我出去见她。”李警官额头流汗水,点头答应我。

    nb的办公地区已经一片杂乱。谢小玉已经撞倒了不少桌子,地面上满是办公纸张。不远处,已经有人拔枪。

    她抓着一个上年纪的警官,下个月就准备退休。谢小玉嘴里面不知道说什么,一般人听不懂。我被带出去,看着谢小玉的表情。我喊道:“小玉,没事的。他们不是坏人。他们是抓坏人的。不会冤枉坏人的。”

    谢小玉慢慢地平静下来,只是扣着老鸟的手没有松下来。我又说道:“给我拷着,也是为了保护我的。”谢小玉不信地摇摇头,叽叽咕咕地说着。老鸟已经开始翻白眼。谢小玉要杀死老鸟,不用说,一瞬间就会成功,但真要下手,我这回跳到太平洋也洗不干净了。

    我朝李警官喊道:“还不把我的手铐下了。”李警官看着谢小玉,最终还是把我的手铐解开。我走过去,把谢小玉的手拿开,老鸟捡回一条命,乘机跑了回去。

    谢小玉原本气息吓人,瞬间变得温柔可爱。李警官示意大家可以把手放下来。

    我把谢小玉带在身边,重新接受李警官的询问。贩毒和杀人罪可能都可以解脱,但是海洋公园的开枪,这件事情肯定是真的。违背了香港法律,我可能失去自由。现在不管是金罐子最后会落入谁家,我已经被成功地排解出了局。

    我让李警官一人留下来,因为从面相上看,我觉得他是个充满正气的人,绝不会是一个社团打入内部的卧底。

    我道:“我是清白的。我在海洋公园开枪也是为了救人。其次,你的级别不够。找你们的警司一类的过来跟我讲话,希望是可靠的人。最后,我可以帮你们把最近发生的几宗命案破了。”

    李警官看着我:“你什么意思?”

    我低声道:“我只相信你一个人。我是大陆公安的卧底。我现在还不能死。我不能失去自由。我知道对你说出这一句话,你会把消息传出去。但是我只能对你讲了。”

    李警官犹豫了一会。他犹疑了一会,最后答应了我。只是他也在担忧nb有奸细,废了一番心思,才让我见到了黄警司。

    我告诉他,只能跟他一个人谈。我让他联系云南边防耿登峰,还要联系中国江城市刑警大队的邢队长。黄警司示意李警官出去,关上门之后,看了看我身边的谢小玉,笑道:“听说她很能打。”

    我苦笑道:“她根本不是一个人。所以很能打。”

    黄警司笑道:“那你跟我讲讲,你怎么帮警方破案?”我答道:“大动脉被割破。是有人杀人,放血喂养他的僵尸……”

    “等等……你说的是僵尸……”黄警司看过一些电影,但是听到僵尸二字,还是觉得有些怪谈。

    我说道:“僵尸不会割腕,但是那个带着僵尸来的人就有罪的。我不妨告诉你一点。目前,有七只杀人无敌的僵尸已经进入香港了。”

    黄警司神色位置,点头道:“你接着说下去。”

    我说道:“医院丢失血浆肯定还会发生。我知道有谁有嫌疑。这是第一件案子。女警被杀,我怀疑那个人叫做于千。是你们要抓的大毒枭戴豪的手下。他这回来香港,所有事情都是于千做的。所以你们要抓住他是没有把柄的。最后只会指向于千的。”

    黄警司点了一根烟,示意我接着说下去。

    我道:“我或许可以帮你们抓住他。”

    黄警司电脑里面已经收到了我的一份资料,是从大陆公安发来的,零六年大学毕业后,都做的是一些小生意,有出境进入泰国的记录,在泰国呆了一个月的时间。

    我告诉黄警司,差不多今年年初,在江城市有一起重大案件。

    黄警司笑道,你似乎有点嫩,你不可能是卧底的!

    我道,世间卧底千千万万,从来没有一个规定的样子。

    ……

    大雨下了很大。

    我和谢小玉出了警察总部大楼,已经晚上半夜,悄无声息送到黑夜之中。李警官送我一把伞,我带着的东西一件不少,玉尺和罗盘,蜗牛铜罐子都在。何小猫和小贱已经没有影子。

    我在它们身上装上了定位仪,到了一点钟。我身上淋上了大雨,彻底地湿透了。在港湾的附近,终于找到了何小猫和狗小贱的信号,只不过在居民楼上。楼下面没有开,不能上去。我在想,可能是因为下雨的原因。小猫带着小贱躲到楼上去了。我小声叫了两声,躲在楼下面无处避雨,雨下得太大。谢小玉紧紧拉着我的手。

    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铁门却开了。只见一身便装睡意朦胧的女巡警看着我,脚下面跟着一只猫和一只狗。正是小猫和小贱。聪明的何小猫居然来找好人vivi了。

    薇薇看着我道:“你没事了吗?”

    我点头道:“没事了。”薇薇今天在丽晶大酒店附近巡逻的时候,正好小猫和小贱逃跑,小猫认得薇薇,就跟着薇薇。薇薇知道我被抓走,小猫和小狗没有照顾,她本是一个有爱心女子,就把小猫和小狗带上了。

    薇薇把我带九楼的住处。她一个人住很大的房间,已经帮小贱和小猫搭了一个临时的窝。我让她帮谢小玉换件衣服。我自己洗个澡。薇薇找出过世父亲的衬衣,给我换上,又煮了两碗面出来。

    我说小玉不吃的。结果我把两碗面全部吃了。再三感谢薇薇女警官。她倒说没事情,反正这小猫自己挺喜欢。

    我说,这猫很灵性的,它是只好猫。

    薇薇要上早班,回去休息。我在沙发上面睡了过去,小贱睡在我身边。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小贱飞升当了神仙。小猫离开了我,回到墓穴里面,成为了一个石像。小玉,也不见踪影。

    晚上,我开始发抖。感觉身体不属于自己。人生充满了恐惧。

    第二天,我感觉全身骨头酸痛,有气无力,原来是感冒。我让谢小玉扶我离开薇薇家,薇薇她正好要上班,带我去药店买了一点感冒药。下了一天加一晚上的雨,空气格外地潮湿。路上面到处是鸣笛的消防车,似乎有什么大楼发生了火灾。回到了丽晶大酒店,躺着休息了一会。

    蜗牛从竹筒里面爬出去,落在我的身上,只感觉全身暖烘烘的,原本酸痛的骨头渐渐有了力气,精神头好起来。

    今天是二十九号,马上就要准备苏富比拍卖会了。下午的时候。赵半山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将我的两幅画转出去,本来价格可以更高一点,但是急着拿钱就只能打了折扣。

    赵半山约我在金钟一家咖啡店见面,他给了我一张中国银行的支票,上面写着四百万人民币,即便是带回大陆还是可以兑换出来。我再三感谢。赵半山道,我能做的只是这么一点。

    苏富比所在大厦似乎有一间店面发生了火灾、不过很快就扑灭了。燕子李三也坐在咖啡店,他变身一个成功商人,悠闲地看着消防车。

    和赵半山分手后。因为空气潮湿的原因,阳光格外地有热度。我怕谢小玉守不住阳光,一直躲在酒店里面。

    只等四月一日,愚人节的到来。

    ……

    第9章 开船

    四月一日,愚人节。不少歌迷开始纪念在这天死去的张国荣。原本愚人的气息也变得悲伤起来。选择在四月一日离开人间,多少有些哲学上形而上的意味在里面。

    四月一日,上午九点钟开拍。我把小贱和小猫带上,和谢小玉到了拍卖大厅。

    金罐子是第五件拍卖的藏品。

    花长生锤爷和花爵爷坐在第一排。然后一个是戴豪请的一个代理人坐在身边。戴豪推着戴忠就坐在第四排位置。于千不在身边,而是两个得力手下,手上面还拿着一个卫星电话在用。

    我找了一会,没有看到古秀连的踪影。不知道有没有来,还是化妆躲起来了。我在海洋公园见过古秀连,至今还不知道到底他带来了什么僵尸过来。凶杀案是不是他造成的。

    郭芙蓉带了很大的墨镜,坐在第三排中间,旁边有郭决和坐在的三金。三金换上了一套黑色的阿迪达斯运动装,带了一顶帽子,也带上了黑色的墨镜,坐在下面安静地等着。

    我坐在最后一排,赵半山帮我卖了画,得了四百万。我准备用这钱和他们两家比一比,虽有些少,但也要试一试。

    前面四件藏品很快就成交了。到了第五件的时候,就是金罐子开始拍卖。起价十五万。戴豪很快抬到了三十万。锤爷不服气,加到七十万。郭芙蓉已经加到了九十万。

    我还在等。苏富比拍卖出过上亿,但是一个唐代金罐子,起价十五万,转瞬就飙到了九十万,已经算是高拍了。但是这个架势还在往上面涨。锤爷已经举起了两百万的牌子了。

    郭决朝花爵爷看了一眼,最后已经竖起三百万的牌子。这他妈都是畜生。我只有一张四百万的中国银行支票。我犹豫了一下,喊道,两百零一万。一阵哗然。戴豪也似乎起了性子,两百零三万。最后一阵喊叫。转瞬就到了三百万。

    花爵爷乐呵呵地看着郭决。

    郭芙蓉已经有了放弃的打算了。这个金罐子即便全部是到了三百万已经是顶级金器的价格。这个金罐子标价十五万,说明专家的眼光,并不是什么做工精细的金器。

    已经到了三百万。

    郭决举手,到了三百一十万。戴豪举牌子,到三百五十万。我一咬牙,喊道,四百万。没过多久,戴豪已经打出了五百万的牌子。

    戴豪什么不多,就是美金多。这老小子势在必得,单手不断地举起。郭芙蓉下定决心,抬到了六百万,和郭决耳语,已经说是最后的一把。

    戴豪已经加到了六百五十万的。我已经无力再和他们比拼了。我起身带着谢小玉从大厅离去,等在大厅门口。现在我惟愿花长生可以得到金罐子,加上花爵爷身上带的银罐子,这样花家筹码就会加多。大厅门口穿着安保西装的保安手里面拿着对讲机。

    我仔细看过去,正是侠盗燕子李三。我走了过去:“你是要偷东西吗?”燕子李三看了我,没料到我把他认出来了。

    “我只是过来玩一下而已。”燕子李三低声说道。

    最后戴豪丢下了一千三百万,将金罐子收入囊中。燕子李三笑道,跟我走,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我觉得肯定有好戏看。燕子李三带我离开了大厦,拐弯到了一条巷子里面,交给我一个盒子。嘱咐我等他走了之后,晚点再打开。我打开盒子,里面金光灿灿,就是我铜罐子一样的金罐子。

    “在骗的世界有个人叫做萧不全。在偷的时间里面有个人叫做李三。”燕子李三说完,就消失在人群之中,当真是深藏功与名,离去不带一片尘土。我也是惊呆了,整个拍卖过程闹得跌宕起伏,没想到金罐子已经被李三偷出来。

    李三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话的意思再简单不过。李三是受了萧不全的嘱托,帮我把这个金罐子偷出来的,然后把金罐子送给我。

    我急忙把金罐子收好。

    对于燕子李三,我实在表示神乎其神的绝技,堪称中华绝技。

    我拿出了电话,给黄警司打电话:“于千已经开始交易。戴豪的户头肯定会转出一千三百万的资产。你们做好把户头给封住的打算吧。”

    黄警司道:“我也收到了线索。”

    “于千在中国也有命案。一定让他伏法。”

    挂上了电话,我带着谢小玉钻进了出租车里面,离开了金钟,一直到达了北区,一旦发生变化,直接从此入关进入深圳罗湖区。

    一直到四月二日是寒食。三天之后是清明。把玉尸带到香港之后,得到了金罐子之后会怎么样,那个发暗号的人还没有回应。这天下午,我和花长生打了电话。花长生很遗憾的是,没有能把金罐子买回来。我并没有把金罐子在我这里的消息告诉和尚。我怕有人对我不利。我已经做好的了所有准备,要是入关进去不了大陆,准备夜间坐快艇到深圳,然后北上回到江城市。

    我越来越觉得这一回是一起阴谋。

    利用金罐子使得各方厮杀,而且厉害的七只僵尸出现在一起,肯定会打起来的。

    四月四号下午晚上,七天个人陆游签证已经过去了两天,我逗留在香港已经是非法的。

    我给黄警司打过电话,询问了于千和戴豪的情况,这一群毒枭配备极强的活力。于千重伤被当场打死,而戴豪却消失一样,不过幸运的是,他的一个户头已经被追踪到,正向瑞士银行交涉。而调查显示,是一个半张脸被毁的人,有重大杀人嫌疑,但是至今也没有找出他住在哪里。

    我告诉黄警司,第一,让他的卧底马上停止行动,戴豪异常野蛮;第二,加大巡逻力度,晚上还会有僵尸横行的。如果可以的话,给巡夜的警察每人发一块干的牛粪干,这样有助于躲开僵尸的攻击。

    黄警司说考虑考虑就挂上电话。

    入夜。已经是清明的之前的晚上。我的手机忽然接到了信息。让我从房间里面出来,将会有车子接我们,而打开一切谜团的背后,就上车。

    我已经藏在北区一段时间,莫不是这背后的人能发现了我。我惊呆了。

    出门黑色的幽灵车已经等在外面,车里面司机面无表情。上了车之后。我忐忑不安,这幽灵一样的人跟着我们,幽灵一样的司机。莫非是冥王的邀请。

    车子停在奥港码头。上了一艘不小的轮船。而我不是第一个上船的人。上到船之后,我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古秀连。

    我道:“古秀连。你妈逼杀人,居然赖在我的头上。”古秀连道:“你能怎样,难道放狗咬我吗?”我骂道:“我们家小贱看不上你。”

    古秀连站在甲板上,没有再跟我说话。

    到了晚上十二点之后。轮船上面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戴豪带着戴忠上了轮船。

    花长生带着花重阳和锤爷也上了轮船。

    郭决带着银甲尸三金上了轮船。

    郭芙蓉是香尸。

    跟着郭芙蓉一起的,是带着的不化骨。

    我带着谢小玉。

    而古秀连一起的,还有一个石棺,里面应该也睡着一只僵尸。

    应该是七尸。

    已经到齐了。

    花长生见了我,喊道:“萧棋。好几天没见你,你还好吧。”我点头道:“还好。我正准备会大陆的。”锤爷冷冷地说道:“回去最好,这样子也能少点人来争。”

    谢小玉走过去,毫不留情地给了锤爷两巴掌。锤爷已经完全没有了脾气。所在花长生背后,再也不敢出来。

    花爵爷呵呵笑道,腰间的银罐子不断地晃悠着:“这小姑娘脾气可真不小啊。”

    郭决喊道:“花爵爷,你也来赶场子啊?”

    花爵爷道:“我一直看着你们家的三金。他来了,我肯定要跟着来。我还想把它给吃干净了的。”郭决冷冷笑道:“你不怕撑死你啊?要不我杀只狗给你吃!”小贱看着郭决投来的眼神,又生气地汪汪叫着。轮船上面来了不少人。除了几个面无表情的西装男,没见到船长是谁?

    戴豪脾气很大,最近被警方四处抓捕,喊道:“是谁把我们喊来的,把你们老大喊出来,让我见上一见啊?不然,本教授放火把你们轮船烧了。”古秀连道:“还不出来,我也放火把轮船烧了。再不开船我就去杀几个人啊。”

    身后传来警笛的声音,应该是警察的车追来了。来了不少车,水警估计也要出动。到时候堵住这里面,毒贩和杀人凶手跑也跑不了。

    一排僵尸已经等着。

    我走到一边给黄警司打电话,让他不要靠近,七只僵尸等着轮船上,这杀点人祭船出行,那是风俗啊。黄警司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就不行子弹打不死他们。

    我再说已经没有用。我让谢小玉不要动手。

    就在这是。终于走出来蛇精脸的薛幼娘,喊道:“不急。这叫开船。”

    我和花长生同时一惊,没想到出现的是薛幼娘。

    何小猫也叫了一声。

    第10章 往北航行的轮船

    薛幼娘下令开船。

    从码头开出来的轮船加快了速度。将追来的香港警察给抛在身后,水警的船只也没有追上来,很快就到了南海上面。天亮的时候就到达了公海之上,然后转身往北方开过去。

    到了公海之上,就挂上了英国的旗帜。似乎在英国注册的轮船。轮船不大但是也不小,开起来很快,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之上航行,看着驾驶往北航行,要达到日本的方向去了。

    往北行驶过程之中。薛幼娘给每人安排了房间,里面准备足衣物和必备的物品。然后到了第二天中午招待大家在一起吃饭。

    吃的东西也比较丰富。薛幼娘作为东道主招待大家:“请柬是我们发出来的。幸运的是每个人都上了轮船,不然就不好玩了。凑不齐七尸。也就解不开谜底了。放心,本船上面准备足够新鲜的人的血液。”薛幼娘身上的衣物已经变成一件日本的和服,身上背着一个大包,脚上面是个木屐。

    我和花长生对视了几眼,在法门寺所发生的一切,看起来还真是有许多悬而未决的地方。我当时跟着一个黑衣人出来,那个人会是谁呢?

    如果薛幼娘是日本人的话,很有可能的是:方丈冬瓜大师中年乱红尘生出来的女儿,已经死了。只是薛幼娘假扮成冬瓜大师的女儿。

    古秀连道:“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薛幼娘道:“七尸面世,长生不老。这句话肯定是对的。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肯定是太平洋一座小岛上面。而这黑猫肯定去过的。”小猫的叫声喵喵地喊着,有些不安。

    之前黑猫是从古墓之中跑出来的,难道是从海岛上面跑出来的。何青菱的秘密难道是海上面的吗?

    莫白讲过花郭两人跟着他们师父到了古墓上面,后来遇到了一只极为厉害的血尸,从里面跑出来了一只黑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何小猫不会说话。但是很警觉。

    我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们不用看着我?</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